关灯
护眼
字体:

10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读条不够百分之六十, 阅读失败……  向榆吊在绳子上哀怨的看着沈蔚初躺着的棺材,“小初哥你是要回去继续跟着靳澄混吗?”

    “不是。”沈蔚初在刷微博,看到有网友拍了小师叔在台上的照片,面带笑容地看着身边的搭档。穆惟作为相声界的清流, 长相清秀俊美也就算了, 笑容也这么暖,被粉丝们成为相声界的第一暖男。可大半时间这张笑脸都是对着他的搭档子照的。

    沈蔚初戳了戳屏幕上子照的脸, 还是不甘心。

    子照作为相声演员来说,颜值也是很高的,和穆惟搭档是光靠颜就能吸粉的组合。

    其实子照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上台就人来疯, 什么三俗的段子都说得出口,看起来很不正经罢了。下了台其实人有点冷, 风格反差很大。不过人比较新潮, 园子里的师兄弟们就属他最新潮, 在创作上很多潮流元素用的非常顺手。在相声这门传统艺术上,他作为新潮派确实也带来了不少改变。

    说起来子照和穆惟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合得来的人, 一个好动, 一个喜静, 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偏偏两个人合在一起后越来越红了, 这几年的磨砺两个人都要成园子里的台柱子了。

    沈蔚初心里很郁闷, 自己要是不那么任性, 没准现在他也有大出息了, 而不是躺在棺材里,到点还要爬出来吓人。

    最关键的是,他跟子照向来就不对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老是缠着穆惟,所以然子照看不顺眼了;还是因为子照是穆惟的搭档,所以让沈蔚初看他不顺眼了。

    反正两个人一碰到一起,准掐,幼稚的每次都要挨上一顿骂才消停。

    不过这些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如今沈蔚初和当初不一样了,性子都收敛了很多。子照也和当初的毛头小子也不一样了,微博粉丝都上百万了,每次表演前都会有不少小姑娘给他送花。

    这么一想,沈蔚初心里更加郁闷了,他真的是把自己的人生给荒废了。

    “那小初哥,你为什么要辞职呀?做明星的助理不好吗?”向榆又在椅子上转来转去了,绳子转到紧的时候再反过来转,一个人也玩的不亦乐乎。

    沈蔚初的手机翻到了以前穆惟和子照开专场的海报,还有粉丝在两个人中间P上的粉色的小红心,气不过就把手机给塞口袋里了,“做明星助理有什么好的?”

    粉丝们总觉得明星的助理是多好的差事,然而真正的粉丝来了,也没几个能撑下来。所以很多艺人并不愿意招粉丝来做助理。大概是粉丝会自带滤镜看艺人,生活却会残忍的扒开这层滤镜。

    “靳澄是来找你回去的吗?”向榆跟个好奇宝宝一样,一直在提问。

    沈蔚初被他问烦了,就“嗯”了一声。

    向榆立马跳起来了,“他都亲自找上门来了,你为什么还不回去?你跟着他混肯定比在这里混的好呀,要是我……”

    “要是你,估计你跑的比我还快。”沈蔚初随口敷衍道。他对于向榆这种,把对方放到很高的位置,自己却被放到很低的位置很不爽,不能因为靳澄比自己强,自己就应该没有底线的服从对方吧?

    “为什么呀?”向榆又开始兴奋了,“难道有黑料?哇,我以为我男神是不会有黑料的人。”

    沈蔚初真心劝他,“换个男神吧!”

    “真的有黑料?”向榆兴奋的直接从绳子上下来了,吊死鬼也不做了,就要过来扒沈蔚初的棺材。

    沈蔚初被忽然从头顶冒过来的吊死鬼的脸给吓到了,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不是你男神吗?对人黑料这么感兴趣?”

    “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要是男神真的有黑料,我肯定是要脱粉的。”向榆拍着胸脯说:“我是个非常理智的粉。”

    理智个屁,分明就是八卦粉。不过沈蔚初还是有职业操守的,就算不在一起工作了,背后捅刀这种事他也不会做。

    沈蔚初还没来得及鄙视他,耳机里传来召唤,有人来找他了。

    向榆一听有人找沈蔚初恨不得跟着出去,兴冲冲地说:“不会又是靳澄吧?看样子你对他真的很重要呀!”

    说完又兴奋的搓手,“那个……我能跟你一起出去吗?”

    “不可能是你男神的。”沈蔚初从棺材里爬出来,看着摩拳擦掌恨不得挂在自己身上跟着一起出去的向榆,丢给他一句让他幻灭的话,“您男神胆子小的很,根本不可能来鬼屋的。”

    向榆愣在了原地,男神胆子很小?

    沈蔚初没想到出去一看,还真的是靳澄来了,依然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口罩墨镜一个都没少,不过人往那里一站还是特别扎眼。

    艺人的气质到底是不一样,就算是沈蔚初这种跟着他混了很久的人,在他边上还是要自惭形秽的。

    沈蔚初发现自己大概对靳澄还是不够了解。

    或者是他根本不了解自己在靳澄生活里的分量,亦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这些年他对靳澄的千依百顺让靳澄对他的依赖性有多大。

    所以靳澄再一次出现在鬼屋门口,沈蔚初也是有点措手不及。

    这一次靳澄没有贸然的闯进来,而是非常礼貌的请门口的接待人员帮忙找下沈蔚初。

    沈蔚初就这样顶着工作妆出来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沈蔚初是没想到靳澄居然还会来,靳澄是没想到沈蔚初居然就这幅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了。沈蔚初脖子上的“伤口”血肉模糊的厉害,黑暗中还看不太清楚,现在就这样赤/裸的出现在眼前,靳澄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一小步,明明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但是真正看到心里还是毛起来了。

    沈蔚初还以为自己昨天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没想到这人居然又来了,他的语气也不那么友好了,“你怎么样又来了?”

    “我的纪念T恤找不到了。”靳澄这一次也是“理由充足”。

    去年是靳澄所在组合出道十五周年,他们做了不少周边,靳澄一边嫌弃T恤印的丑,一边让人往家里搬了一箱,不过这些衣服都没放在衣帽间。因为靳澄在看到自己队长家里有一间屋子专门用来放他们组合的这些年出过的东西后,他也非要弄一个,为了他这个收藏,那阵子沈蔚初满世界的在收集关于M-Fvie的东西。

    靳澄信誓旦旦地强调说自己的收藏一定要比队长多,为了他这句话,沈蔚初都要去联系他粉丝各站的站子了。

    对于自己老板这种幼稚的行为,沈蔚初除了忍着,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还要尽心尽力去完成。

    这些衣服就放在那里。

    沈蔚初不知道靳澄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发现,“新的没拆封的衣服都放在角落的箱子里,你在演唱会上穿过的挂在靠墙的柜子里,你要是稍微有点……打开柜子就能看到了。”

    稍微有点脑子,找一找都是能发现的。

    所以,这人还是来找茬的。

    “是吗?”靳澄半点尴尬都没有地靠着墙站着,“我家里的东西都是你安排的,我找不到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那就让你的新助理给你找。”沈蔚初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因为靳澄的出现,自己耳机那头还有工作人员在尖叫,他一直都知道靳澄人红,只是没想到随便换个工作都能遇到他的粉丝。

    “不合适。”靳澄无视了沈蔚初的话,“我现在的工作状态,不适合换助理,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适应别人。”

    “你适应不了别人,那是你适应能力差,跟别人没关系。”沈蔚初也恼火了,这年头辞个职这么难?他就这么会伺候人?还甩不掉了?

    靳澄看到沈蔚初这忽然爆发的脾气也愣住了,好像忽然间他就不认识自己的助理了。明明是个脾气很好,特别有耐性的人,到底那里出了问题?

    见靳澄不说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沈蔚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干站着。旁边的女工作人员捂着嘴按耐不住的都是兴奋。

    沈蔚初见状大概也知道这货根本就不是来找自己问T恤的,肯定还是有别的事情,不过,他不能再惯着这位爷了,沈蔚初甩了一下自己的假发,被刷的惨白的脸露了出来。

    靳澄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超级难看。

    沈蔚初没忍住,又笑了。

    靳澄的火气立马上来了,他这是第二次被沈蔚初嘲笑了,绝对不能忍了,一把抓住沈蔚初的胳膊,“聊聊。”

    沈蔚初当然是拒绝的,可是他根本挣脱不开靳澄的钳制,靳澄大概所有的营养都用在长个上了,加上长期训练、跳舞、运动,身体不仅结实还非常有料。沈蔚初这种弱鸡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挣脱不得沈蔚初妥协了。

    “谈可以,不能耽误我的工作。”沈蔚初赌靳澄不敢进鬼屋,“在里面谈!”

    靳澄迟疑了,沈蔚初继续说:“既然是你要跟我谈,那就要按照我的方式来,你连续两天都来找我,已经给我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你这什么破工作。”靳澄嘀咕了一句,别过头看向外面。

    戴着墨镜的人看不出表情,不过浑身上下的气息看得出,这家伙又生气了。

    沈蔚初见状准备开溜,他提醒靳澄,“我说真的,如果还造成昨天那样的轰动,我真的不会再管你了。”

    “你本来就没有再管我。”靳澄非常生气的甩开沈蔚初的胳膊,转身大步就出去了,看样子真的气得不轻。

    沈蔚初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靳澄这气呼呼背影,居然生出了一点内疚感来了,他是不是把人欺负的太狠了。

    不过,这一次,靳澄应该不会再来找他了吧?

    这一想,心里也松了口气。要是靳澄还来,估计全世界的人都要当他不识抬举了。

    然而第二天,沈蔚初被通知去门口接人的时候,他真的要气笑了。

    今天的靳澄是来找领带的,据说他今天晚上有个派对,一定要系这条领带。问完就走了,像是生怕沈蔚初邀请他进鬼屋聊聊一样。

    这还不算,隔天靳澄由来了,这一次问的是家里洗发水是哪里买的,沈蔚初当着他的面给他网购了一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