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2.番外-最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九九零年九月二十二日, 第十一届亚运会在京都城开幕。

    这一盛事得到全京都人民的热烈欢迎, 因为它象征着祖国的繁荣昌盛,和国家在外交方面的进步。

    怎能不让人们热血沸腾呢。

    江秋月有机会给一位翻译部的老师打下手,帮接待外宾的领导记录翻译文稿,有幸见到了韩国、印度、巴基斯坦等许多亚洲国家的领导人,长了不少见识。

    彭敬业的任务比她的重要很多, 负责国家元首的安全问题。

    他在之前就已经凭自己的本事坐上营长级别的军衔,等老爷子退下来后, 他又使把劲儿再进一步, 走到师长的位置。

    官越大责任越大,搁彭敬业身上同样也是。

    自从升上了师长, 他比平时忙碌很多, 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得不减少了。

    好在孩子们都长大了, 江秋月也有自己的事情做,夫妻两个相互理解, 感情仍然十分融洽。

    亚运会期间,他们俩忙的脚不沾地, 基本没回家的机会。

    老爷子在家里坐镇, 一边管着上学的四个曾孙子孙女, 一边给孙子孙媳妇做坚实的后盾。

    这般大的事, 万一遇到什么难题,他这个退休的老家伙还能有几分脸面替他们解决了。

    老爷子的担心是多余的, 彭敬业和江秋月两人早已不是曾经的小菜鸟, 十几年的磨练让他们已经可以出去独当一面。

    当小树苗长成了大树, 已经开始接过手为家里继续营造一个安静温馨的避风港了。

    随后的一切顺利,两人不仅没在工作中出错,还因为优秀被领导表扬了,夫妻俩同时被评为了先进个人,羡煞旁人。

    而亚运会那场盛事,当然也完美举行了。

    毕竟是倾一国之力举办的,向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展示国家的强盛和繁荣,不容有错。

    其中有一件感动全国人民的趣事。

    为了举办京都亚运会,全国人民数千万人纷纷慷慨解囊,向国家捐款。

    “今天你捐了没有?”这句话甚至代替了“今天你吃了吗?”的问话,一度成为当时的流行语,见面必问答的谈话模式。

    在亚运会举办之前,全民捐款达到二点七亿,这个数额占了亚运会全部花费的十分之一,很是具有份量,代表人民群众对祖国的支持和热爱。

    老爷子拿出他自己的全部积蓄,捐了三分之二,剩下那点要不是想留给曾孙子孙女们以后娶媳妇嫁人用,估计也被他捐了。

    彭敬业和江秋月商量后,把两人当月的工资全捐了,在各自单位做好了榜样,起到带头作用。

    四兄妹还是初中生,没有收入来源,在学校响应老师号召,捐光了零花钱。

    这些都是小头,大头是社会上那些企业的捐助。

    林文娟、林文清堂兄妹俩的公司都出了血,捐出的那个数目想想都肉疼。

    但是等到以后跟政府办事被亮绿灯时,他们就乐不可支了,直说赚大了。

    盛事结束后,江秋月经过一系列困难磨练,自我感觉能力提升了不少。

    想一想十八年后的京都奥运会,到那时国家会更强更富裕,又会是怎样的一场盛会啊。

    前世京都奥运会举办时,江秋月还在高二的题海里挣扎,根本没时间没闲钱去京都看奥运会的现场。

    这一世一切都不同了,十八年的时间不短也不长,眨眼也就过了。

    到时她一定也得像这次一样,亲身参与到其中去,想起来就激动。

    不过,江秋月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来,一九九零年对她来说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份。

    因为前世时,在这一年的年底,寒冬凌烈的冬至那天,一个小女婴在豫东平原的某个土坯房里出生了。

    小女婴出生时正值傍晚,屋里只有孕妇一个人,家里其他人都去大门外吃晚饭去了。

    孕妇临产时痛的死去活来,叫喊的声音没人听到,更没人进来帮她。

    她只能凭着上一胎生了大女儿的微末经验,爬上床躺好,自己给自己生产。

    好在小婴儿没给母亲再多带来痛苦,很快就被生出来了。

    只是没人帮忙,孕妇痛苦地将孩子生出来那一刻,没顾得上接住,红彤彤的小婴儿光溜溜地直接摔下床去。

    孕妇大惊,顾不得疼痛,探腰去看。

    孩子正好摔进了床下的尿桶里,有了缓冲,侥幸捡回一条命。

    等到家里其他人吃完饭回来,看到襁褓里虚弱的小女婴,集体皱紧了眉头。

    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还是女孩,不中不中,得送人!

    家里的婆婆强势地要把小女婴送人,被娘家姥姥过来阻止了,将小女婴抱走,给一口饭养活长到七八岁,不得不上学了才回到爸妈身边……

    说了这么多,江秋月正是那个小女婴,她从出生起就经历了波折,慢慢地也长大了。

    只是对童年时经历过的那些苦难,每当想起时总有些耿耿于怀。

    如今回想起前世的往事,又是这么一个特殊的年份,江秋月忍不住想去看看那个孩子还在不在。

    即使知道这是个不同的时空,她也想去看一下曾经的自己,有机会帮一下,让那个‘自己’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童年,不再因此变得敏感自卑。

    只是这是一件隐藏的秘密,不可对人说。

    江秋月悄悄把一发不可收拾的念头藏在心底深处,连最亲密的丈夫彭敬业都没告诉过。

    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世界,只有她自己就好了。

    空闲时间时,江秋月有心想去豫东平原上的那个落后小村庄找人,却一直不成行。

    因为没有去那里的理由,更没有时间再去关注那件事,家里的老人孩子和丈夫占据了她工作外的全部精力。

    去找这个时空的‘自己’一事因此暂时被搁置。

    彭敬业作为枕边人,不是没感觉到妻子的反常,但是他平时忙着军务,回家的时间本就少,想抽个时间夫妻俩好好谈谈,却一直没找到好机会。

    他还以为是因为最近因为事忙冷落了妻子,使得江秋月心里难受了,想着等好好谈过后就凑出假期带她出去玩玩,过一下二人世界。

    于是等到江秋月自己调整好了,彭敬业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他要去各地军区巡察,多带个人不是问题,两人正好一块外出转转。

    家里有老爷子照顾着,不用他们多操心,出去散散心正好。

    江秋月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柳家湾和京都城,其实还没去过其他地方,有机会跟着公车去见识一番,那当然很好啊。

    她对这个惊喜十分满意,立即把之前那点心事抛到脑后去了,忙着开始收拾行李。

    之后在孩子们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下,夫妻俩开车一辆车离京,后面还跟着几辆,都是同行去巡察的军中人员。

    他们沿着刚建成没多久的国道,一路走一路停,最后竟然到了柳家湾。

    巡察组的目的地是柳家湾的各处军营子,而彭敬业打了招呼后暂时脱队,带着江秋月去了临河村。

    夫妻俩借住在后山军营,正是在彭敬业曾经住过的那个小院子。

    熟悉的门扉,熟悉的铁架子床,给人时光交错的错觉。

    老营长已经在去年过世了,新来的营长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和兵蛋子们一起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热闹过后,两人一起躺在铁架子单人床上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彭敬业带江秋月上山,将以前他们相遇相知的路再走一遍。

    当着妻子的面,彭敬业作为丈夫大显了一次身手,顺利打到一堆猎物,重现当年风姿。

    那些野鸡野兔啥的,最后进了军营食堂,为新兵蛋子们加了菜。

    接下来,彭敬业还带着江秋月去临河村转了一天,拜访了大队长家。

    柳建国也退下来了,现在当村支书的是他家正值壮年的大儿子。

    另外还有赵向东等人的帮忙,有支柱性产业支撑,临河村百姓的日子过的风风火火,电灯电话电视机,村里买的人家也不少。

    养殖处那里被推平重新建了水泥平房,作为养殖场的工人宿舍,里面住的大都是其他村或者外边过来打工干活的工人。

    兰县的野猪产业据说又扩大了不少,这从临河村用工量增加就能看出来。

    村里的村民现在大都不怎么干活了,都当上了养野猪卖野猪的小老板,雇佣人给他们打工,自己空闲下来享受生活。

    前些年的那些辛苦,此刻都值得了。

    当然,当初赵向东刚办公司,动员大家一起养野猪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紧跟他的脚步了。

    那些人家刚开始还旁观着看笑话,等到养野猪真的赚钱了,再想开始却已经被大家伙孤立出去了,再无从下手。

    最后只能养养家猪,或者找点其他事情做。

    勤奋点的也能挣些钱,让生活水平跟上大家伙是没问题的。

    但也有不想跟风或者看不上养猪事业的人家,转头另找门路,有的成功了,有的把日子过的一塌糊涂。

    像柳和平一家,明显是属于后者。

    江秋月遇到他时,看到那副邋遢不讲究的样子,刚开始都没认出来。

    直到对方看到他们,上前来相认,巴结着没话找话说,两人这才认出这个人是曾经那个文弱书生样的柳和平。

    当初考大学时,他和高云梅两个都名落孙山,上次回来时也没见到,听说是到城里挣大钱去了。

    没想到现在遇上了,却是这般模样,落魄的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应付过他之后,夫妻俩从柳大那里得知,柳和平夫妻当初嫌弃养野猪太苦太累,他们干不了,根本没跟上大家伙致富的脚步。

    等到养猪的产业越办越大,村里人都富裕起来了,平房小楼遍地起,柳和平家还是那几间砖混房子,经历过十来年的风吹雨打眼见着都要塌了。

    起初,那对夫妻想法子想走种植的路子,准备在山上种果子。

    但是因为种的时候破坏了山林,还砍了几颗珍稀的树种,被人举报到林业局,他们家这条致富路子就被堵死了。

    然后柳和平又打算在家门前的河里养鱼,但是那两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家里还有一群孩子拖着,根本做不出什么成绩。

    上次江秋月过来时,柳和平终于忍受不了和村里其他人的贫富差距,决心去南方挣大钱去了。

    本来大家都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的,见他们每次回家也能拿回不少钱,就以为真找到出路发财了。

    直到有一天,公安局的人过来通知柳和平他妈王大妮去局里探监,乡亲们才知道那夫妻两个原来是去沿海当倒爷去了。

    当倒爷是能挣大钱,也怪不得那段时间柳和平一家子都换上了新衣裳,在村民们面前走路都抖起来了。

    但是那个行当是违法的,一旦被逮住铁定要坐牢。

    然而柳和平赚了大钱太得意,在火车上被公安干警逮个正着,直接拿下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