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最后的开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城内虽然光线昏暗, 但却无人擅自引火照明。众人小心翼翼地踏着满地黑沙,倒也无惊无险地走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突然间, 后方响起了一阵沉重的机拓声,地上腾起一股黑沙烟尘。众人仓皇扭头, 发现一头小而敏捷的怪物竟从一条暗巷里扑将出来。

    猝不及防之间, 距离暗巷最近的几名弟子已被扑倒在地。旋即便有十数个人捉剑上前与那怪物站成一团,倒也不落下风。

    见参与搏杀的都是东仙源弟子,春梧君也不甘示弱。他使了一个眼色,又有十几名云苍以及同盟门派的弟子一拥而上, 居然从那几个东仙源弟子手上, 将差不多已被制伏的怪物抢了过来,就地正法。

    前因后果,但凡明眼人都能看个一清二楚, 只是碍于种种无法言说。唯有余蝶影皮笑肉不笑:“春梧君的手下, 果真是出手不凡。”

    “哪里, 余掌门的弟子更是人中龙凤。”

    春梧君依旧是一副温良仁厚的模样。然而话音刚落,只听见四周围的屋顶、院墙以及深巷中,竟陆续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嘶吼声!

    更多的怪物开始现身,原先紧密的阵营很快就被割裂, 分别陷入到混战之中。一时间兵刃屠戮之声四起,杀气剑气四散飞腾, 震得城内檐角铜铃疯狂鸣响。

    “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燕英高声道, “不知道城里还有多少这样的怪物, 我们站在无遮无碍的大路中央, 又制造出这样大的动静,迟早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知道有个合适的地方,易守难攻。”李天权也附和他的意见,“我们人数足够,只要把握好节奏、利用地形优势,消灭这些怪物应该不成问题!”

    余蝶影果断命令麾下众人跟随李天权转移,春梧君自然也不会白白消耗自己的势力,于是所有人便不再恋战,一路朝着城中腹地转移。

    不过多时,法宗高大威严的正殿已近在眼前。与城内的其他建筑一样,这里也是门扉紧闭、似乎空无一人。而就在众人以为所谓“易守难攻”之地便是此处时,李天权却又拐了一个弯,匆忙走向西北。

    “大人,前方乃是一片园囿,并不像是易守难攻之地……”春梧君身旁的一名亲信如此悄声说道,“恐其有诈。”

    “……”春梧君的脚步瞬间停滞,同时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余蝶影。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视线,余蝶影亦扭头回望他一眼。

    春梧君还没来得及品味出这一眼神背后的真意,只听轰的一声,又有几头怪物从附近的高楼之上跃下,朝着他们扑来!

    “快点,所有人,全都跟着我往下走!”前方传来李天权的焦急呐喊。

    循声望去,春梧君这才发现前方园囿之中显然爆发过激烈的战事。不仅随处可见法宗中人与怪物的尸首,就连与园囿相邻的小山也遭受过极为不可思议的破坏,裸露出一个巨大的洞穴。

    但这绝不是什么寻常的洞穴——整座城池全都一团漆黑,唯独这本该黑暗的洞穴之中却有光。

    那绝不是火光,甚至也不像照夜珠或者其他中原法宝所发出的亮光。它看上去就像无数只泛着金光的萤虫汇聚在一起,又像无声的烟火,在地下深处静静绽放。

    就在春梧君怔忡之时,余蝶影与她的人大多已经消失在了洞穴中——尽管她果断得令人起疑,可现实总归是现实:如今被留在地面上的,只剩下春梧君与他的随扈。

    怪物依旧在不断群集而来,无论地下是什么状况,至少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留在地面上的人,即将成为所有怪物围攻的目标。

    进入那个可疑的洞穴,似乎已经是唯一的选择。然而直觉却告诉春梧君,对于他个人而言,这却不是最好的选择。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审视着周遭的情况。

    这是一个陷阱——他越来越笃信这一点了。进入这座城池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但至少进行到这一步,或许自己还能够全身而退。

    思及至此,春梧君急忙唤住几个亲随,低声叮嘱他们护卫自己左右,开始朝着不引人注目的方向移动。

    周遭激战正酣,无论己方还是那些怪物都没有去在意春梧君的举动。但是,黑暗中却有一个人,早已经默默地将一切尽收眼底。

    短短片刻间,春梧君已经计划好了接下去的行动——他准备先离开园囿,再借助附近的建筑物避一避风头。等到时机成熟,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城池。

    然而还没等他迈出几步,只听头顶一声凤啸突然划破黑空。

    他与身旁护卫同时愕然回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已站在了身后。

    “春梧。”

    那个白发金眸、亦仙亦魔的男人,声若叹息:“我在等你的解释。”

    ————

    越来越多的人跟随着李天权的指引,进入山洞之中,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所谓金色亮光的真相——

    那竟然是一片无比巨大的金色树林,光辉灿烂,如同黄金海洋。

    当然,四周围也不再是阴冷的地下洞穴。他们的脚下是遍地碎石的荒芜大地,头顶高处则是漆黑一片的浩淼夜空。天上没有星辰月色,却能够看见巨大的符咒,如斗转星移,时隐时现。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断有人向李天权提出同一个困惑,就连余蝶影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而燕英与林子晴则手牵着手仰起头来,眼眸中注满了黄金树的光华。

    “这里就是上界。”一个声音突然回答了众人的疑问,“是唯有得道成仙之人,才能荣登的所谓极乐世界。”

    纷乱的视线开始朝着金色树林聚焦。

    万众瞩目之下,那个曾令不少人印象深刻的五仙教护法就站在黄金树下。无数璀璨的枝叶与花朵簇拥在他的身旁,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令他看上去仿若远古神祇。

    没人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是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隐约有些预感——接下来,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

    练朱弦并没有向着人群走来。只见他抬手,轻轻摩挲着金色的树身,同时低声细语道:“人都来了。现在,说出你的秘密罢。”

    一片死寂的天地间突然起了风。风中还有一阵轻微的噼啪声连绵响起。

    “……快看树上!”

    林子晴为燕英指出了方向。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原来那片金色树林的枝叶间,已经缀满了成千上万朵硕大的花苞。微风拂过,所有的花苞竟迅速绽放,厚重的花萼与花瓣摩擦,发出一片奇妙轻响。

    这简直是太过壮观、却又太过诡异的景象了——那些巨大而又繁复的花朵,虽然同气连枝,却呈现出各不相同的姿态。有的六出如雪,有的繁复如菊,又有如牡丹芍药、栀子、水仙者,不一而足。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花,心中都盛着满满的金蕊。烂漫明亮的,就像是一轮轮微小的日与月,高高低低地悬挂在树上。

    须臾间,金色树林里的所有花朵全都绽放到了极致。又是一阵微风吹起,花瓣扑簌簌地纷纷跌落,金色花粉化为一阵氤氲香雾,朝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扑面而来。

    猝不及防之间,天地已经化为一片昏沉的金黄。人们慌乱地伸手想要挥开眼前的金色花尘,却冷不丁地发现有些完全陌生的记忆,涌入了他们的脑海中。

    那是许许多多的人影,伫立在昏黄金沙之中。

    沙尘逐渐散去,那些人影也慢慢地转过身来,额上明亮的仙籍印与迷茫无助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辈?”

    “掌门?真的是您!”

    “师……师父?我好想你……”

    来自于中原各个门派的弟子们,高高低低地发出各种惊叹,混杂着久别的思念与重逢的欣喜。

    但是这种欢喜,很快又变成了惶恐。

    故人身影虽然近在眼前,可众人很快就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些来自过去的幻影罢了。而从黄金树上源源不绝吹来的花粉,不仅带来了故人幻影,同时也将旧日的场景铺展在了众人面前。

    旧日的上界,显然更符合人们对于“仙界”的想象——仙雾缭绕,青松碧水,玉宇琼楼,鸾鸣鹤舞。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清圣非凡。

    然而,发生在这片“仙界”之中的事,却与“清圣”背道而驰。

    怀着不同的冀望与抱负,在凡间众人的敬仰与艳羡之中进入上界的新晋仙人们,终于见到了这片“仙界”的旧主人——那些决定谁能够获准“荣登仙界”的古老上仙。

    他们看上去高贵优雅,衣饰鲜丽,浑身上下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气场。但他们又是如此“平易近人”,亲自将每一个新晋的上位者带领到无忧树前,又亲手摘下果实,看着那些初来乍到的一无所知之人,一口一口将它吃下。

    这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阴谋与掠夺、冤屈与愤怒、谋划与报复……全如潮水一般蜂拥而来,在众人脑海之中炸出一片狰狞血色。

    当这场梦魇终结的时候,每一个恍惚醒来的人都怅然若失,久久无法从巨大的冲击之中恢复过来。

    与此同时,他们面前的景物也发生了变化。

    高大辉煌的无忧树林,瞬间黯淡了。葳蕤华丽的叶片与花朵,委顿于地,化为一片灰黑烟尘。而那些金色的枝条仿佛抽空了所有的生命力,变成了一丛枯干盘曲的巨大荆棘。

    若再仔细观察,荆棘尖刺之上竟高悬着各式各样的器物——长剑,拂尘,佩玉,荷包……它们全都微微摇晃着,甚至发出极其微弱的亮光,仿佛在倾诉对于凡间不舍的思恋。

    众人的目光,便在这些遗物之间流连,有人小声嗫嚅着,还有些人甚至垂下泪来。

    而透过这片高悬着遗物的巨大荆棘,众人终于发现了那些失踪的法宗中人——原来他们一直守卫在曾经的无忧大树后,用法阵以及血肉之躯,临时构筑起了一堵坚不可摧的高大法墙。

    在法墙之外,那些剥离了浮光幻景的真实黑暗之中,又有许多腥红的、狰狞的、癫狂的眼瞳,正在朝着众人虎视眈眈。

    “各种因果,一如诸位方才所见。”

    练朱弦轻盈一跃,站到无忧树的残躯之上,抬手指向法墙的彼端。

    “那些怪物夺走了你们至信、至亲、至爱之人,也夺走了我教曾经的教主,制造了两百年前的那场惨剧,害死了我教无数的手足弟兄……数千年来,我们一直与鬼魂相斗、与妖怪相争,甚至同为人类也要互相倾轧、拼个你死我活。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我们不惜付出生命为代价去追求的究竟是什么?我们苦苦追求的成仙之道,是一条死路;我们日夜膜拜的得道上仙,是一群怪物……而人鬼妖魅,不过只是被那群怪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食粮!这样的上界,这样的仙人,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