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第 6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3天后看  “小泽。”男人温和地靠近,显然有话想跟他说。

    “我去找桂花奶奶。”他心里发凉,一旦碰到宋冽变脸, 就溜马上找借口去伺候老人。

    宋冽看着男孩溜走的背影微笑,笑着笑着脸色阴沉下来, 回了房继续打电话, 似乎一定要确认什么事情, 弄不清楚就不罢休。

    谢夕泽此时还不知道宋冽在调查他,莲花村没有供年轻人玩耍的娱乐活动, 乡里的电视机能收到的电视频道很少,来来去去就那几个台, 播的不是新闻就是乡村爱情剧, 他看着没意思,偶尔就盼望张家那位小姑娘过来看看他, 跟他聊聊天。

    他虽然对小姑娘没有另类的心思,但很喜欢听她说外面的事,他从前觉得自己是只伪装成金丝鸟的麻雀, 现在看来连麻雀都算不上, 麻雀能在天空里无拘无束的飞翔,而他连飞都没飞过, 小姑娘才是飞鸟,他只是甘愿缩在笼子里的爬虫罢了。

    自嘲是爬虫的谢夕泽还没打算飞, 因为让他愁眉不展的事就在这几天就要发生了。

    他十八岁的生日即将到来, 从前他和老人接触少, 人死了好像也没感到多遗憾,如今在村里陪了老人一个月,基于血缘的牵绊,加上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还挺喜欢老人的。

    桂花奶奶躺在树底下的藤椅子里闭眼听磁带,磁带机里头放的是桂花奶奶那个年代里流行的歌,用她们的地方话唱的,他听不懂,咿咿呀呀用的,感觉还挺有韵律。

    他不厌其烦地给桂花奶奶打扇子,老人身上已经透出一股腐肉的味道,实在算不上不好闻,还有点刺鼻,老人碰过的东西,尤其是排解粪便时,那股味道十分浓烈,久久挥发不去,可谢夕泽没有嫌弃,他给老人轻轻摇着风,等人睡着了,才把磁带机关掉,坐在搬来的小板凳上,听着一阵阵的蝉鸣出神。

    一天下来,谢夕泽兴致不高,晚饭少吃了半碗,屋里打着风扇,他硬是闷出一头汗湿。

    他心里烦闷,抱着碗站起来,“奶奶,我去外头边吹风边吃,你注意不要吃太饱哦,不然又不好消化闹腹涨了。”

    说着看都不看宋冽一眼,掉头走到门院的台阶上坐好,这时候的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光着的脚丫子踩在发烫的地板,又燥又热,他刚叹气,就被旁边的人听到。

    “小泽。”

    宋冽和他一起坐在台阶,低头看他,“心里有事,要不要和我说说?”

    谢夕泽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会儿,扯了个冷笑等宋冽变脸发神经病,只要这人变脸,他就可以找借口和对方撒撒火了。

    两人并排坐了十分钟,宋冽没有他预想中的发神经病,甚至问他想不想他的那几位同学朋友们。

    谢夕泽怪想裴引的,也不知他过得如何,不过那家伙比他厉害,想来不会出什么事。

    “小泽,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有想法吗,想怎么过?”

    宋冽还在期待,小泽的生日就要到了,他等着,想再听一次男孩对他表露心意。

    不料谢夕泽却说:“过生日有什么意思,朋友不在,自己玩没劲。”

    他故意这样说的,似笑非笑地观察着宋冽,他发现这老混蛋好像很期待他过生日的样子。

    原来他怀疑过老混蛋是不是跟他一样重生过来的,那时候还只是想想,而现在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按上辈子的发展情况来看,直到他死的那时候,老混蛋对他可没有其他方面的意思,那时候的他对这人简直到了摇尾乞怜的地步,求他回来看他一眼跟他过生日都不肯,现在这人一回来就跟他绑定婚姻关系,其中转变,他想了想,唯一一个可以解释的可能性就是,宋冽在失去他之后爱上了他。

    谢夕泽故作叹气,实际上想起从前,他心里难免伤感。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问:“宋先生,你有做过什么你觉得后悔,但是没办法补救的事吗?”

    宋冽精神一紧,视线牢牢锁着他,语气却如平时温和,“怎么这么问?”

    谢夕泽拨弄着长长的,带了点卷的头发笑了笑,“好奇啊,我这年龄段的年轻人就爱思考人生,思考未来,想着以后会做什么工作,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最后一句话他故意停顿,引诱宋冽想到另一层方面的意思。

    假如宋冽之所以对他十八岁的生日表示期待,再假设他是重生回来的,那这人会不会在等他继续上辈子的那场告白呢?

    “宋先生,你希望我过生日吗?奶奶年纪大了,可能不喜欢热闹。”

    今晚的谢夕泽难得和和气气跟他说话,宋冽这段时间总受他白眼被他避开,轻则暗讽,重则拳打脚踢,都有点搞不明白男孩的心思怎么转变得那么快了。

    再聪明的人,因为错过一次变得小心翼翼,更因对方难得露出的好脸色而倍感受宠,当局者迷,哪里还敢想着其他的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