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079.李牧是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僧骑马咚那个咚~ 后面跟着个孙悟空~ 孙悟空~跑的快~   一想到会如此, 仲修远心中便难受得紧。

    “走?”李牧眉头紧蹙,“嫁给我就是我的人了, 你要往哪里走?”

    闻言,满心悲戚的仲修远怔怔地愣在原地, 双眼猩红双拳紧攥的他心中疯狂滋生发芽的悲戚绝望戛然而止, 他错愕地抬起头来看向李牧。

    李牧黑眸幽深, 并未见怒意与恨, 反倒是、反倒是好像因为他的话而有几分不满……

    仲修远就那样愣在了原地, 双眼猩红的他吸了吸鼻子后,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李牧他——知道他的身份?

    这个猜测是疯狂的,仲修远那一瞬之间脸色一变再变, 时而青时而紫时而白。可如果李牧知道他的身份, 为什么又帮着他?

    他为将十年,重创大宁十年,十年间他杀人无数, 手上染满了大宁的血。

    他了解李牧,李牧与他一样均不是那种会感情用事的人, 国仇家恨交织在一起, 他实在想不透李牧为什么要救他。

    或许, 他可以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期待在李牧心里他也是与众不同的?

    “我必须回去。”仲修远脸色惨白的侧头,不敢与李牧对视。若是李牧开口留他, 那他还走得了吗?因这想法, 他有些慌了。

    李牧在桌前站定,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再次开了口,“你若走出这座山,我立刻就下山检举。”再开口时,李牧话语间已充满了冰冷无情。

    仲修远猛然抬头看向李牧,才隐藏去的绝望再次浮现在眼里,寒气自四面八方袭来,让他血液滞留手脚冰冷。他张了张嘴,苦涩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来。

    他不知道李牧之前为何会帮他,但他现在知道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李牧恨他。

    也是,李牧怎么可能不恨他?特别是在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后。

    仲修远勾起嘴角,露出笑容,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笑容有多难看,他只知道自己心中是窒息的难受。

    手脚冰凉地站在李牧面前,仲修远咬住舌尖,借由疼痛维持镇定,让自己不至于在李牧面前那么难堪。

    再抬头间,看向李牧那面不改色的脸时,仲修远身体猛地一顿。

    看着李牧那面不改色的脸,看着他那双仿佛看透了所有东西的黑眸,他恍然大悟。

    李牧知道他喜欢他!

    他什么都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他那样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恐怕正是因为知道他喜欢他,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今天才故意和他说那些羞人的话做那些羞人的事,所以才故意说喜欢男人,所以才故意撩他欺他,好让他信以为真,让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刹那间,仲修远只觉眼眶一热鼻子发酸,视线竟然模糊不清。他咬着舌尖的牙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着,喉间的苦涩让他几次差点失声。

    哈哈……

    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像他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任何的幸福,哪怕是偷来的,终归也是要收回去的。

    深吸一口气,仲修远移开视线,望向门扉。

    他瞪着一双猩红的眼,不让自己眨眼,以免落的更加狼狈。这人本就厌恶他恨他,他又何必露了丑态再遭他嫌弃?

    “这事情,不是你说了算。”背对着李牧找回自己声音的仲修远冷冷开口。

    这里,他是片刻都已不想再留。

    原本他还想着临走之前打晕李牧,这样一来,若是那些人再回来,李牧也好洗脱嫌疑有个交代。

    如今看来,是不用多此一举了。

    话音落下,仲修远抬脚便往门边走,他还未到门边李牧已单手撑在门上,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打不过我。”仲修远抑制着声音中的嘶哑与颤抖,目不斜视地看向门扉,不看身边的人。

    他怕他看了,就会再也无法维持这假装的镇定冷漠。

    李牧没动,依旧拦在门边。

    仲修远却动了,他抬手便准备打晕李牧,但抬起的手还未落下就被李牧截住,握在手中。

    仲修远微惊,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过招数十回,在不大的堂屋当中打了起来。

    仲修远的那些招式招招凌厉,他几乎是从小就在学,进了军营之后也未曾落下,还练得比谁都勤。

    两国交战,战场之上,近十年时间他几乎从未遇到对手。一匹白马,一身铠甲,战场上的他说是所向披靡无人可敌也毫不夸张。

    但这样的他,如今在李牧的面前却是节节败退!

    一开始他还占了上风,但很快他的招式就像被李牧看透了般变得无效,打出去的手脚全都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被李牧轻易化解。

    虽说因为他不想伤到李牧所以出招有所顾忌,但即使是如此,他也不应当被李牧抢了上风压着打。

    仲修远还来不及惊讶,李牧带风的拳头已经迎面挥来,他不得不狼狈闪躲避让。

    李牧并没有给他逃走的机会,见他闪躲,脚下立刻补去一脚。

    这粗略的连招并没伤到仲修远,但却把他逼到了屋子中间,远离房门。

    李牧的招数是战场上学的,和大部队学,和身边的老兵学,和他们小队的老黑学。

    老黑是他们队里的一个神秘先生,那‘神秘先生’的名号是他自己给起的。

    他说他年少时曾经在山里学过外家功夫,师傅是个世外高人,奈何身逢乱世,这才入了军队。这一点没人质疑,因为他的功夫在他们大队里确实是最好。

    老黑喜欢故作神秘,别人问他名字也不说,就让叫先生。

    不过队里的人都管他叫老黑,因为他长得确实也黑,杨铁他们都笑他小时候在山里跟世外高人练家子的时候,世外高人没留意,让他晒多了太阳给烤黑了。

    他也不介意,每次就是笑笑。

    老黑想做他师傅那样的高人,平时没有训练的时候,他总喜欢穿着他那一身补了又补的长袍,捏着个烂得只剩下骨架的扇子,也确实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可他的仙风道骨也就那么片刻,大部队喊开饭的时候,他窜得比谁都快。

    也亏得是他脚下功夫好,他们小队基本都能捞到点吃的。

    手上功夫好,脚下功夫又俊,这样的人所有人都以为他能够活到最后,但他却在杨铁死后没多久就死了。

    他死在了战场上,敌军的长矛从他胸口直捅到背后,李牧回过神来想去救他的时候,敌军的骑兵呼啸而过,他被其他人强拉着退开。

    后来战斗结束的时候他又去了那里,所有尸体都被马踩得血肉模糊,他连老黑的尸体都没找到。

    老黑算他半个师傅。老黑还活着的时候队里就他一个人愿意跟着老黑学,所以老黑教得也认真。

    第一年他指点得格外认真,第二年就开始夸,说李牧已经深得他真传,大概全天下都没几个人能打得赢了。

    每当这时候,杨铁他们就搁旁边拍着腿笑,说他这是黔驴技穷了。李牧也跟着笑。

    初进军营的时候,李牧是怨恨的,那样的情况之下又是那样被强塞进去的,他有理由怨恨。

    然后是彷徨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每天就是活着,活着成了他唯一的念想。

    习惯了军营中紧迫的节奏后,他开始有了思想,他也曾经被军中气氛感染而恨过袁国,但得知两国开战的原因之后他就有些恨不起来了。

    只身在大宁,那时候他的心还是向着大宁的。直到后来,他们队里的另一个人死在了大宁自己人的手里。

    大概三年前,大宁南边闹了一次洪灾,死伤严重瘟疫横行。

    他们队里有一个就是那边的人,他想回去看看,但军队正缺人,不让。

    后来有天夜里突然热闹起来,说是抓了一批逃兵,那时候他们小队的人才知道他也当了逃兵。

    逃兵是要受罚的,剐刑,足足四百多刀他才死,死都望着他家的方向,就想回去看看。

    对大宁他说不上喜欢,对袁国他说不上恨,对仲修远亦是如此。

    当初揭开盖头发现床上的人是仲修远时,李牧也曾动过杀意,最终却没有下手。

    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对他来说并没有区别,但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战场所以变得心慈手软了,又或许是因为看多了路上那些难民挣扎求存的丑态。又或许是因为他知道,袁国不会停下这场战斗,大宁也不会,即使没有仲修远也不会。

    所以那时候他觉得,只要仲修远不回去当他的常胜将军,留他一条性命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对仲修远,李牧自觉是不错的,有吃有喝,没杀他也没有检举他。

    但现在李牧却有些不懂了,他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何这人从刚刚开始却像是被他欺负狠了似的,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红了眼眶,一副要哭了的模样……

    仲修远的逃走,让本该大肆宣扬庆祝胜利的大宁国如鲠在喉,领衔作战的众战将更是夜不能眠。

    事情传到国都后皇帝当即就下了死命令,人必须抓到,即使是把整个大宁国翻个天翻地覆也绝不能让仲修远逃回去!若仲修远逃回袁国,那众将领就直接提头谒见。

    圣旨下来后,大宁国立刻封锁国线闭国,当初仲修远逃走的方向更是直接被派遣出了两万追兵。

    仲修远十年不败的战绩确实是值得大宁国如此大动干戈,这一点无人质疑。所以除了起先那两万士兵之外,搜索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仲修远受了伤逃不远,上面的人直接就把这一大片都给封锁了,只许进不许出,同时剩下的人则是开始地毯式的挨着挨着一点点搜索。

    近一个月后的现在,大军搜索到了这边。

    平民百姓对此事虽有怨言,但大部分还是持支持态度,毕竟大宁国等了十年才等来仲修远一次失手,若他们这次不能把仲修远拿下让他跑了,那下一次谁都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悬赏的赏金也在不断的加,从一开始的百万加到如今的千万,银两也变成了黄金。

    大批士兵进镇,让整个镇子十分热闹。

    李牧与鸿叔两人没在镇上呆多久,简单的吃了碗面条就出了镇子往山上走。

    回去的路上,李牧特意绕了路去了一趟自己新包下来的那个水塘,几年时间不见,水塘水位增加了些,水也清澈了不少。

    李牧刚刚穿越过来跟着鸿叔学种地那会儿,就打过这水塘的主意。

    他家其实也是农村的根,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实巴交的农民,后来就是靠着养鸡鸭发家的。

    一开始倒不是他自己家养,而是他大伯看准了时机自己在村里办了养殖场养鸡鸭,正赶上好时候,鸡鸭销量好,忙不过来,李牧父母就跟着入了股,帮着喂养这东西。

    李牧刚开始读书的时候他家里已经有些钱了,那会儿为了给李牧弄个城里户口读书,夫妻俩狠了心凑了些钱在城里买了房子。

    等李牧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已经自己开始包山养这些东西和种树,他大学毕业那会儿经济萧条,家里亏了不少,才转手卖掉。

    李牧其实没接触过多少养殖场的事情,他可以说是从小就长在城里头。他父母望子成龙,就算是放假都很少带他去养殖场,而是让他在家读书。

    他也不爱去,倒不是嫌弃那养殖场味儿大还脏,而是……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到底是接触过,家里也是做这个的,所以多少比旁人要了解许多。

    他刚穿越过来那会儿,就是打的这主意。自己养鸡鸭,然后卖蛋卖肉。

    鸡鸭这东西其实利润还可以,虽然又脏又累还要伺候吃食还要担心生病的问题,可是这两东西生长周期短。

    一般来说,肉鸭也就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卖了,蛋鸭要长些,大概要半年才可以下蛋。

    鸡的情况也差不了太多,不过他们这地儿好像养鸡的少,鸭多些。

    当初是正巧山里头有现成的水塘,李牧就惦记上了。那会儿没条件,现在有条件也捡到机会了,李牧自然想试一试。

    种地虽然也是个活法,可是太苦,李牧不怕苦,就怕辛辛苦苦大半年还不够自己温饱。

    他回来是有事情有目的的,他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看完了水塘,两人这才重新往山上走去。

    今天天气依旧热,鸿叔伸手掀开了李牧拿着离自己有段距离的篮子。

    李牧察觉到他的动作,立刻夺过了衣服,把篮子重新盖上。

    “怎么?”鸿叔有些惊讶,李牧好像不想让外人看见篮子里的东西。

    “回去再说。”李牧看看四周,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不少。

    李牧走得急,鸿叔有些奇怪,不知道他紧张个什么。

    不过想想,鸿叔又觉得有些明白李牧的顾及,村里那些人不防着点怎么行?

    思及至此,鸿叔也跟着加快了步伐,跟着悬空提着个篮子的李牧往山上走去。

    上了山,李牧没理会四周那些打招呼和好奇的人,快步回了自己家院子里。

    两人临走的时候,鸿叔把允儿交托给了仲修远照顾。两人回来的时候,这一大一小搬了一大一小的两凳子在院子里晒太阳。

    冬困的日子里再加上这暖和的太阳,一大一小两人都被晒得脸颊红彤彤的,人也迷迷糊糊。

    允儿坐在小凳子上,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换了身李牧旧衣服的仲修远坐在一个老旧的椅子上,受了伤的腿被他直直搭在地上,上身则慵懒的斜着靠在把手上。

    仲修远本长得好看,是清俊的模样,此刻困倦的他眼帘微微朝下垂去,黑眸燿燿,若秋潭深邃而静谧。

    听着声响,一大一小两人均抬起头来。

    允儿白净的小脸上闪过几分疑惑,听出脚步声是李牧和鸿叔后,顿时就开心起来,“爷爷。”

    仲修远从凳子上坐起,他轻挽长袖,换了个姿势坐着。本是随意的动作,举手抬眸间却是叫人惊艳的冷清气质。

    额上带着薄汗的李牧进了院子,走到院子一角,找了个空地把手里提着的篮子放下。

    做完这,他又把盖在篮子上的衣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