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6.第14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可爱的订阅比例未到, 需订到一定比例哦  这龟被养得极凶, 见物就咬,若是把指头伸去必是被咬出了血也不会松嘴, 爬动的路线也不按引导来,让秦质越发起了兴致。

    一根枯木时不时逗玩金龟诱它进行攻击,金龟每每咬不中还被枯枝碰脑袋,恼得再不理会, 枯枝却又在这时伸到嘴前,一口咬住刚尝了甜头又生生从嘴中拔去, 怒得疾追而去, 却又循环往复,逃不开也避不了, 可怜一只小龟硬被整到怀疑龟生。

    楚复将茶煮好, 不禁满怀担心, “公子,这群人一道而来却从未见过半分人性怜悯, 便是同伴身死也未多提一句, 这样的人,留着身边太可怕了。”

    褚行倚坐在门旁看着外头的动静,听闻楚复此言,忍不住接道:“旁的不说, 便是那木偶人的武功便叫人不得不忌惮, 与他们一同取帝王蛊, 无异于与虎谋皮, 实在太过凶险。”

    这一路同行,几人的身份已被秦质摸了个透,便是摸不着的,也大抵猜得八九不离十。

    先前得了王进生的荐信,本已有九成把握在天子面前谋得一席之地,王进生一死天子震怒严查,却又有始无终,连影子都没摸到,如何不起天子怒?

    手中的荐信便成了鸡肋,递上去不但谋不到好处,还有可能成为最先被怀疑的对象,要脱身便是极为麻烦的事。

    王进生这个机会一旦错失,想要再接近生性多疑的天子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秦质显然也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愿意花个几年时间一步步往上爬。

    帝王蛊是一个契机,权力的至高者谁不想要长生不老,千秋万代?

    帝王蛊能活死人骨,便是多给人一条命的机会,对于为君者绝对是一件拒绝不了的大礼。

    取蛊一事太过麻烦,既然有送上门的趁手之人,自然要用上一用,暗厂百年不倒伏于黑暗中,脱离王法外,得用之处可想而之,江湖组织虽离庙堂远,但个中牵扯却又多如蛛丝网布,

    但对于善棋者,越发难测的棋局,越是敌手棋子能力越强,棋局便越有趣。

    秦质诱着累得缓慢爬行的小金龟一步步前行,“与虎谋皮才是最容易办成事的方法,只要虎用得好,取皮会省下不少力。”

    另外一头,白骨一行人在客栈住下的第一日就拿着王城的地图细细研究,虽然暗厂的地图画得极为精细,每一寸地方都没有错处,可帝王墓即便清楚其中个方位置,也终究看不到它藏在暗处的东西。

    简臻指出图上几处,“这些地方没有通风口,只有一条窄身隧道,阴暗潮湿,必有湿毒,我会提前替你们准备好所有需要的解药,墓中封闭不可用毒,否则必自噬,还有一点,在墓中万不能打火折子,如遇沼气极有可能发生爆炸。”简臻不可能冒险闯墓,这次任务毒宗只为辅助,一路相伴也不过全了自家长老的面子功夫,真正的实力却不可能放出。

    白骨看着桌案的地图,想到客栈中的蛊者,“蛊者聚集,大多晚间入墓,为避免麻烦,我们正午时分假意在外游玩,人多最热闹的时候进去,动静不能太大,免得出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

    “可以,不过鬼十七要留下,秦质要带那两个护卫却不能跟着碍事,否则会麻烦很多,便让他和简臻留下来一道拖住那二人。”邱蝉子看向白骨,他缺了蛊一,白骨自然也不能多带一个,免得暗地被算计。

    白骨微一垂眸,“秦质心思太深,不管他来这里的目的是如何,带他进墓可以,一旦脱离掌控我会直接动手除掉。”

    邱蝉子闻言松垂的嘴角露出一丝恶毒笑意。

    王城的风光与中原不同,观之不尽。

    白骨一行人在屋里明争暗斗商讨了好几日的对策,累得话都不想多说一句,花瓶却已然都在王城里行走游玩了许多地方。

    诚然,有些人轻而易举就能叫人心中不爽利。

    秦质这日出门,去了王城最有名的百步山,百步山顾名思义,台阶重重叠叠,一级需百步,高耸入云,波澜壮阔,山中之景中原难得一见。

    主仆三人一路行去,百步山小径幽僻,少了山脚下的热闹喧哗,却独留一种少见的美感,周遭大石密排而去,极为壮阔。

    秦质步步往上,悠闲自在,楚复褚行跟在身后数十步,既不会打扰又不会跟丢。

    远处枯木枝上忽起一只鸟儿,朝空中飞掠而上,极粗粝的鸟鸣声远远传来,显得石径更加幽静。

    山间大道忽然传来巨石砸落声,人群惊声尖叫四下散开,在这处听得极为明显。

    楚复褚行见状相视一眼,看向声音来处的方向,却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何事。

    秦质停下脚步抬眼看去,平静吩咐道:“去看看罢,能帮的得便帮一帮。”

    楚复褚行闻言皆一愣,片刻后不敢多言,忙听命先后快步离了去。

    石径的夏风拂来,微微拂起清衫衣摆,忽觉几分凉爽风气。

    秦质步下台阶,才行了一步,忽从天而降一只被腐食殆尽的残骇,仿如鸟状,肉骨可见,血腥恶心似有小虫爬食,平白令人反胃难忍。

    秦质静看一眼才慢慢抬眼望去,远处缓缓走来一面目阴翳的老者,面上的笑意森森,轻易就觉出其中凶意,叫人望而生畏。

    秦质默站片刻,转身看去,一人抱剑斜倚在石旁,拦住了去路,一身白衣不染尘,眉间朱砂一点,皙白孤瘦,白布条束乌发,发丝根根不乱,垂着眼面上一片漠不关心。

    秦质回转看向地上的鸟骸,嘴角微扬荡起涟漪,眉眼疏逸,眼眸含着三分闲散笑意,石径的风拂过镶绣玉青花纹的淡色衣摆,似扑面而来的杨柳风,全然没有一丝被前后拦截的慌张窘迫。

    “二位也来欣赏崖壁风光?”

    邱蝉子见前头的贵家子从容不迫,笑意消失殆尽越露面上凶纹道道,语气越发危险,“我等粗鄙之人不同公子光风霁月,一路同行这般久,我们需要公子帮一个小忙。”

    伺玉见二人听得认真,便那起木棍在地上来回比划,奈何另外两个目光已然开始放空,心思全然不在这枯燥的鬼画符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