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6.第八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温向平心底突然冒出来一个隐约的, 疯狂的想法。

    狠狠扯着头顶的发丝, 无视头皮传来的尖锐痛感, 温向平啪啪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这些都是假象, 假象, 应该是长途劳累出现的幻觉。

    然而下一秒一道孩童的哭声宛若平底惊雷炸醒了他。

    温向平一个翻身坐起来, 只见一个男娃和一个女娃坐在炕的一角。女娃娃小些, 大概两三岁, 此时正像只小猫似的发出细细的哭声, 应该是被自己刚刚弄出的声响吓到了。男娃娃则大些,约莫五六岁,则轻轻的拍着妹妹哄。

    两个孩子看着都瘦小嶙峋的,只怕实际年龄还要大一些。

    甜宝缩在哥哥怀里害怕的瞄一眼温向平,温朝阳一边哄着甜宝, 一边悄悄的翻了个白眼,他爸今天又发什么疯。

    没注意到两个孩子的眼神,温向平无奈的闭了闭眼,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恐怕是真的了。

    他压了压心底的波动,正想哄哄孩子, 一个女人掀起门帘进来了。

    苏玉秀做好早饭,进来准备叫两个孩子起床, 怎知一进门就听见甜宝细细的哭声。

    苏玉秀连忙心疼的抱起甜宝颠了颠,

    “甜宝不哭不哭, 看都成小花脸了。乖哦,跟哥哥出去洗脸去。”

    甜宝本来就是个乖巧的孩子,刚刚也只是被温向平吓到了才哭起来,很快就止住了抽噎,主动伸出小胳膊小腿让苏玉秀给穿好小衣裳。温朝阳则自己穿好了衣服爬下了炕,牵起妹妹的小手在墙边的一起出门去洗漱。

    苏玉秀看着温向平数次欲言又止,眼里莫名的情绪交织,最终咬牙道,

    “有什么火,冲我来,别拿孩子撒气。”

    低着头掀了门帘出去,留下炕上一脸莫名的温向平。

    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他一个半坐在炕上,盖着灰色的薄被。

    脑中纷乱的信息纷纷扰扰纠缠,温向平好不容易整理出来一些头绪,却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

    原主给他留下来的是何等的一个烂摊子啊。

    原主是下乡的知青,后来为在大河村安家落户而入赘苏家。可原主自诩文化人,向来瞧不起自己农户出身的老婆及岳丈岳母,对老婆生下的孩子也从没个好脸色,甚至连名字也不愿意取,最后还是岳丈苏承祖最后看不下去,硬按着原主取了两个名字。

    虽说平日里有苏承祖镇着不敢动手打,尖酸刻薄的话诸如“土老冒”“穷酸”“没出息”“配不上我”之类的话却从没少过,硬生生的把对妻子对原主的一心倾慕骂成了心如死灰,连带着两个孩子对原主也是避之不及。

    但不管怎样,之前的原主为了有口饭吃,哪怕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歹每日还上个工挣个工分,然而自从今年突然恢复了高考,原主就什么活儿也不干,学着之前下乡的知青复习考大学,平日不仅吃饭全靠苏家人供养,还拽的二五八万,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苏承祖看在原主要上进的份上,也就忍着暴脾气,没有二话,原主因此更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可在等放榜的这些日子里,原主渐渐从志得意满变成自我怀疑,毕竟他已经放下书本七八年了,上比不上基础夯实的知青,下比不了刚下乡没几年的小年轻,家里人也只是普通的工厂职员,没有什么人际关系,之前被能回城的狂喜冲昏了头脑忽略了的种种,在多日的冷却之下尽数被原主反应过来。

    于是,之前对新生活新未来的美好设想瞬间支零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夙愿破碎的狂躁疯狂,甚至是对“苏家耽误自己多年学习生涯”的怨恨。

    更糟糕的是,前几日焦躁之际,原主竟一掌把叫原主起床的儿子扇翻在地,还跟苏承祖叫嚷“老子管教自己儿子你别插手”诸如此类的话,又把被大人争吵吓哭的小甜宝痛骂一顿,要不是苏玉秀拦的快,只怕也要扇一巴掌过去了,也难怪刚刚苏玉秀进来会是那般反应。

    屋子外头悉悉索索传来收拾东西,吃饭说话的声音,一家人其乐融融,仿佛全然忘了还有个人在屋子里。

    呆滞的坐了一会儿,半晌,温向平撸了一把脸,套上衣服踩了布鞋出了屋子。

    他一在堂屋里头露脸,堂屋里的声音立刻停顿了。

    苏承祖黑着脸撂下筷子,

    “都当爹的人了,起的比俩孩子还晚,脸上臊不臊。”

    温向平脸上有些发烧,

    “以后再不会了。”

    苏承祖被噎了一下,心头刚冒起的火就被一铲子沙盖住。

    这小子今天怎么不回呛了。

    但还是粗声粗气道,

    “别光嘴上说的好听,净干些不是人干的事儿。”

    两个孩子明显是见惯了这般场景,依旧一人拿着个馒头捧着自己的粥吃着,半点眼神没分给他们的父亲。

    苏玉秀起身打了半盆水放在堂屋门口的洗脸盆架,

    “洗脸吧。”

    又从火房端来一碗粥,低垂着眼睛说,

    “吃饭吧。”

    说完又坐下,催促两个孩子快吃。

    温向平点头,

    “好――”麻烦了。

    话说了一半,还是咽回去了,毕竟他和苏玉秀现在是夫妻,太生疏恐怕不好。于是对苏玉秀以笑示意。

    苏玉秀低垂着眼仿佛没看见。

    瞅着温向平去院子里洗漱,温朝阳趁机狼吞虎咽着手里的馒头,一边叫甜宝也快吃。

    他爸脸皮厚,一到吃好东西的时候能舍得下脸跟他和甜宝要,这会儿不吃完,待会儿就没馒头吃了,虽然姥爷坐在这儿他爸不敢上手抢,但嘴里头肯定又要说一些惹妈妈难过的话,还是早点吃完的好。至于桌上的咸菜条和糊涂粥,他爸才看不上,倒是可以留的慢慢吃。

    李红枝给温朝阳和甜宝一人夹了一筷子咸菜,

    “来,夹在馍里头吃。”

    温朝阳应声,帮妹妹把馒头从中撕开,加了咸菜条进去,自己也如法炮制,这种吃法还是听队里头大队长说的,听说镇上稀罕的肉夹馍就是这般样子,只不过里头加的是大块的肉而不是咸菜。

    尽管如此,两个孩子还是吃得津津有味。甜宝举着小手嫩生生的对哥哥说,

    “哥哥,甜宝还想吃。”

    温朝阳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

    “姥姥姥爷和妈妈要去割麦子了,他们得吃的饱饱的才行。而且你看你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怎么还吃得下。你要想吃的话,哥哥待会儿上山了带你去找嫩芽吃。”

    嫩芽是一种不知名野草的茎干,撕去外皮后露出的白色芯嘬起来甜滋滋的,不用掏钱吃起来又有股糖味,是最受村里孩子们欢迎的小零嘴儿了。

    甜宝听哥哥这么一说,摸了摸小肚子,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甜宝饱了,要去山上割猪草,回来喂猪猪吃饱饱。”

    苏玉秀看的心酸,爱怜的摸摸两个孩子的小脑袋。

    坐在上位的苏承祖和李红枝看的也是满心伤感。

    进门的温向平脚步一顿,暗叹一口气。

    苏家有六口人,三个男丁,听起来好像在整个第五大队里头算条件不错的了,可事实上,苏家的生产力也就比绝了户的寡妇孤儿好些。

    苏承祖虽然能干,到底四十多了,年轻时又不慎伤了腰,不再是个壮年劳力,苏玉秀母女俩虽然能干,也肯把自己当个男人使,可加起来到底也就算小一个壮年,地里头忙活一年,三个人挣的工分加起来也就将将够一家人口粮,有时候甚至还要倒欠大队一笔钱。

    温朝阳今年才八岁,虽然还不到能下地挣工分的年龄,可大队长怜惜苏家只有一个能干活的男人,破格给温朝阳分了个去大队里头糊个火柴盒的活计,倒也能挣半个一个的工分,就连三岁的小甜宝平日里都要跟着哥哥上山割猪草回来喂猪,帮衬家里。

    至于原主,别的知青学着下地干活的时候,他忙着到处撒网勾小姑娘好引得人家家人替他干活儿,别的知青结婚后安分上工的时候,他仗着苏玉秀爱慕他依着他,一觉睡到大天亮,中午嫌热不上工,早晨又起不来,一天只有下午才能干两个小时。如此这般,原主挣得工分还不够自己吃的,还要从苏家人的口粮里头挪。

    这么一算,苏家是吃饭的多,干活儿的少,还有原主这么一个拖后腿的,难怪两个孩子不敢放开了吃。

    眼见着桌上其他人都快吃完了,温向平在盘里拿了一个馍馍就着粥吃起来。

    馒头不是他从前吃的那种松软白面的,而是玉米面混上红薯粉蒸的,粥里头也不是大米或小米,一把红薯块,一把豆子就是全部了。

    看到这些,温向平心里慢慢有了思量。

    天色蒙蒙亮了,苏家人收拾好镰刀背篓准备出门,温朝阳牵着妹妹的手,也一人背了个小背篓。

    孩子们的背篓里头是苏玉秀一早起来装好的水壶,苏玉秀心疼早成的儿子,于是叮嘱道,

    “朝阳,牵好妹妹,猪草割够两筐就行了,别再来来回回上山下山的跑了,割完了带着妹妹在山上玩一会儿,赶着吃饭的时候回来就行。”

    温朝阳人虽小,心性却已经被生活磨砺的稳重,虽然嘴上答应了苏玉秀,心里却暗暗盘算今天要多跑几趟山。

    没办法,家里的两头猪年底的时候一头交给供销社,还能留一头在自家,只有把猪喂得白白胖胖的,过年的时候杀了才能卖个好价钱,妈妈和姥姥姥爷来年就能轻省一点。

    他抓紧甜宝跟大人们告别,出门一路向山上去了。

    清晨微凉,若隐若现的淡雾萦绕在空中,渐渐模糊了两个孩子的身影。

    “行了,咱们也快走吧。”苏承祖提上镰刀和李红枝出了门,苏玉秀也背上了篓子。

    饭吃到一半的温向平连忙放下筷子紧随其后。

    苏家人知道身后有个小尾巴,却默认忽视了他。虽然苏玉秀没什么文化,却也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一向起的比猪晚的温向平今个儿起这么早,指不定又打什么主意呢。

    苏玉秀低头自嘲的一笑。

    难不成还指望他是出门上工的不成。

    这年头麦子的产量极低,一亩地能产五六十斤已经是相当好的收成,要不是公社每年要求上缴一批麦子,大队里头估计是不会留麦田的。

    而赶着麦子抢收的日子,正好是红薯下秧的时候,相比起来,红薯不仅耐旱好养活,一亩地还能产上千斤,足够大队吃的饱饱的。

    也因此,大队将更多的地和人手安排去了红薯地,分给麦子的人手自然少上又少,又安排在了靠山脚的田地。

    于是,包括苏家在内的十余户住在山脚人家,都被分去了麦田。

    从山脚到麦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