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6.谢君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谢府藏书楼对林阿宝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地方, 入谢府将近一年, 这是林阿宝第一次进入藏书楼范围。藏书楼是栋独立小楼,楼前用来晒书的若大院子没半点花草,有健仆正搬出一个个用来晒书的木架子,管理藏书楼的管事打开门锁,林阿宝差点被那浑浊的气味薰个跟跄。

    什么墨香, 墨臭还差不多!

    林阿宝接过平安送来的香包猛吸了两口这才觉着舒畅了些, 挥了挥鼻间异味,问:“怎么不开窗透透气?”

    管理行礼:“开窗透气不利于竹简跟木牍保存,还有价值连城的帛书, 也是不能见风的。”

    空气中的细菌会腐蚀竹简跟木牍,想到这里林阿宝点点头, 又问:“那多久开一次?打扫卫生呢?”

    “若主子们没有需要,一般会一个月开门打扫一次卫生。”林遵文当年管理南城水患问题就提出‘卫生’这两个词, 如今几年过去都普遍被接受了。

    闻言,林阿宝想了想也算能理解。此时防腐手法极为粗劣,但世家为了保存这些得之不易的书籍,总有摸索出一套保存手法,不过再怎么谨慎再怎么小心,还是从管事的嘴里得知, 每年总有不少竹简被腐蚀掉。

    想起后世每一片竹简出土都是大新闻,林阿宝心中一动, 如果能把这些珍贵的书卷尽可能的保存下去呢?前阵子意外回到现世, 他临摹那上百幅失传的古画, 在传统文化圈子掀起怎样热潮?一幅画尚且如此,若是详细记载着文化及思想的文字呢?

    想到这里林阿宝顿时对晒书一事充满期待,可藏书楼异味久久不散,没法子只得让人去取了薄纱制的口罩来,有了口罩的过滤总算没那么刺鼻了。进到里间,相比于浑浊的异味,里间是整齐摆着一人高的木头架子,架子上堆满了成卷或竹制或木制的书籍,在最里面还有几箱帛书,藏书数粗劣估计,不上一万也有九千九。

    林阿宝随管事看了圈,对藏书的种类跟管理方式了解了一下,回书房之后大概总结成几点。

    一、每个月打扫一次,每月打扫会把腐蚀的书卷挑出来,抄写到新的竹简上面,每月腐蚀的数大概在三到六卷;

    二、书卷编类按年份编制,每年新得的书卷重新并入编制;

    三、竹、木书卷怕腐蚀,帛书怕虫咬,还有风化的危险;

    四、五、六、七,林阿宝把自己能理解的内容用书写的方式记载下来,然后再逐一改进写成一个简单的计划书,为免错漏,先找阮夫人商议过后这才把完善的计划书递到谢安面前。

    计划书里面包括用于藏书的封闭式书柜,以及书柜旁标明藏书名等标签,如何按类分藏,如何保养,如何有计划添进新书以及如何抄补腐蚀的竹卷等,总之最终目标只有一个。尽最大可能保存书卷的完整性及完好性,实在做不到那就临摹保存!

    这些藏书的管理方式都是林阿宝根据现世图书馆、博物馆古书管理方式改进的,可见是费了不少心思,谢安又是心疼又是欣慰,把人拢到身边道:“阿宝若是闷了可去长康兄府上走动,不用总拘在府里的。”

    “我不闷,就是见三爷跟兄长们这么忙,我也想分担一点。”说到这里,林阿宝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是不是又增加负担了?”谢氏虽然枝繁叶茂族人众多,但要忙的事真心不少,藏书楼改进也不可能平空变出来必要一步步实施的,银钱到是不缺,但人手估计是缺的。

    “无碍。二兄不日就归。”见林阿宝茫然,谢安捏捏他手指解释道:“二兄任期已到,回建康述职后便回进驻朝堂。”

    谢据在外任职刺史一职已有八载,如今也算是熬够资历足以进驻朝堂了。谢氏将不再是谢奕一人独木难支,不管是在话语权还是实力上,谢氏都将更上一层楼。

    “那三爷呢?”谢安自太守一职回建康已是数载,只任一个小小的殿中监,后又因腿伤连殿中监都没得做了,如今闲置将近一年,什么时候才能起复?想到这里林阿宝咬了咬唇,颇为迟疑:“是不是因为我?”

    闻言谢安愕然,摸摸他脸问:“阿宝怎会如此想?不起复只因时机未到,朝局情势未明,冒然进驻只会得不偿失,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结果。与阿宝并无关连。”

    “真的?”林阿宝半信半疑。

    谢安伸出两指:“不敢有半句虚言。”

    这将近一年来谢安虽不在朝堂,却自始自终没有放松对朝堂的关注,‘时机未到’这句话半不是妄言,之前的龙亢桓氏实力还不到火候,不足以让众世家迸弃前嫌,宗氏势微,诸太后势大,龙亢桓氏不甘心居于人下,势必会在几方势力中找个盟友,就诸多事情表明,龙亢桓氏找的盟友便是诸太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