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0.一百七十个月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三日月正在前院和时政人员沟通, 关于如何处理此次事件,以及后续处理结果。

    他完全不知道, 有一只看起来油光华润、毛绒可爱的狐之助,十分心黑,把他在时政总部干的事情,一五一十抖落了出来。

    包括且不限于:对于三条刀派的狂热、一击碎刀的可怕操作、一刀一堵墙的能力。

    时政人员擦了把汗,“……大人以后本丸里需要的物资,时政会主动送来,不需要您亲自前往万屋。”

    “哈哈哈,正好呢, 我对于商店也完全不了解。”三日月完全不在乎对方有些吞吞吐吐的语气, 豪爽的答应了下来。

    经历千年的老刀十分看得明白,不过就是时政有些担心而已,毕竟时政以为他是异世来客,实力控制不了不说, 还有些敌我不分,所以只能希望他安安分分的呆在本丸里, 除了出击时间溯行军的时候,完全不要暴露在其他人的面前。

    对于时政的这种做法,三日月完全没有什么看不开的, 不管对方怎么看, 反正他有好处就可以了。

    比如以后每天的免费配送, 每天定时送来最优选的各种材料。有足够的茶叶和油豆腐, 想必小狐丸殿应该会开心的吧。

    拿到好处的三日月, 乐得体谅时政的辛酸。

    “不过大人,刚刚和您说的,要去时政登记一趟的事情……”时政的工作人员头也不敢抬。

    “十分抱歉,这是大御所大人的意思,得确认您的友好程度,要不然七天后,本来约定好观摩本体的事情,可能需要压后。”

    “嗯,可以啊。”三日月思考了一下,答应下来。

    如果不去,他参观本体对的机会可能就要后推,这可不成。刀剑们的本体越早脱离时政契约,以后造成的损伤就越小。

    而通过分灵进行感应,最终获得付丧神本体位置,这是个长时间的工作,三日月不想等那么久,所以和时政保持一定的友好关系,这个是必须的。

    在对面的时政人员再度开口以前,三日月抢先一步,岔开了话题。脑子里,则开始思考时政这样做的用意。

    如果简简单单就是为了确认友好程度,那根本不需要他去一趟本部。尤其那地方刚刚还被他打烂了一半。

    心里有了一点点猜测,三日月一边和眼前的时政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与此同时,不动声色的转移视线,看向之前和时政的清缴部队战斗的方向。

    果不其然,一些时政人员像小蜜蜂一样,正在他刚刚打出来的痕迹那里研究,不停的忙忙碌碌上下活动,时不时还记录下一些数据。

    而且看衣服,看起来并不像是医疗队伍,反而更像研究人员。三日月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视线,心里有了一点猜测。

    后面脚步声响起,搬运物资的付丧神回来了,只不过和离开的时候有些不一样,看起来一个个神经紧绷,似乎是在防备他。

    三日月逡巡一番,发现三条家的刀被挡在了最后面。而其他付丧神眼里,戒备的态度也十分的显眼。

    “审神者大人,我已经和刀剑男士们说明了情况,他们以后一定配合您的行动。”

    完全不知道影响了三日月计划,狐之助还悠哉的走上前来,抬头冲审神者摇起尾巴,十足的讨好状态。

    三日月:……

    可以的狐之助,我记住你了。

    “审神者大人。”看起来很稳重的烛台切走上来,微微鞠躬,垂下头,似乎视线盯着地面,“现在要进餐了,请问您……”

    “哦?晚饭了么?”

    慢悠悠的疑惑问出口,就见烛台切有些紧张的绷紧了身体。似乎生怕他答应下来,和刀剑们一起吃饭。

    三日月颇为感兴趣,他还从来不知道烛台切居然这么有趣。他故意拉长了音,“晚饭的话——我就不用了,一会要去一趟时政总部。”

    烛台切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放松,行礼以后,“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

    “等等。”三日月突然开口叫停。

    本来已经开始离开的刀剑付丧神们集体一顿,戒备的转过身来,靠后面的一些刀子精,已经把手放在了本体上。

    三日月自认为还是团结友爱的平安京老刀,十分考虑曾经小伙伴的生存条件。既然这个本丸以前是黑暗本丸,那么待遇一定很一般,如果要真是这样,他作为短期内的本丸审神者,就要一定承担起责任,负责给小伙伴的分灵们提高生活待遇。

    “嗯,你们晚上吃什么?”

    似乎没想到审神者会问这种问题,烛台切稍稍放松了紧张的身体,斟酌了一番,回答道,“今天吃白饭与浸物,如果审神者有意留下来吃饭,我会现做一分料理给您。”

    “浸物……么。”三日月沉默了一下,这种毫无营养的东西,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刀剑们还在等待着审神者的回答,没有等到审神者的决定之前,他们谁也不能走。成年刀还好,小短刀们早就饿了,在三日月沉默的时候,肚子咕噜噜响起来。

    “嗯,这样呢。浸物的话,完全补充不了体力呢。”三日月查看了一番芥子空间,随手一划,空中出现了一个小裂缝,这是芥子空间的入口。

    “今天先吃这个吧。”三日月掏出来一堆饭盒,花花绿绿,全是当初在门派里面,活泼的小丫头们送给他的。

    盒饭脱离了隔离时间的芥子空间,依旧保持着放进去的状态,暖呼呼、热腾腾的饭菜,隔着薄薄木板的饭盒,也可以闻到香味。

    最重要的是,这些饭菜里面,含有十分浓郁的灵气。

    与时政毫无天赋的工作人员不同,刀剑付丧神们瞬间就察觉到了灵气,纷纷看向那堆饭盒,五虎退的几只小老虎也蠢蠢欲动,和鸣狐的小狐狸一起,被粟田口大家长拦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

    自以为是大家担心食品有问题,三日月微笑着说,“哈哈哈,安心吃吧,对你们身体有好处,不仅伤势能够恢复的更快,而且体力还会变好。这样就更结实了呢。”

    然而没想到,听到三日月这番话以后,刀剑们的脸色反而变得更加犹豫,甚至古怪起来。

    “那个,大人,我们可以走了吗?”时政人员小心的开口。

    “嗯,等一下。”三日月想到了一些事情,再一次从芥子空间里面,掏出一个小瓶子。随后视线扫向付丧神们,仔仔细细的打量他们的外表。

    大概是眼神太过明确,付丧神们有些不适的避开了视线,没有一个人与他对视。

    “压切长谷部,你过来一下,我用一下你的刀。”

    被点名的压切长谷部浑身一僵,一向谨从主命的他,这个时候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走出来,反而往太郎太刀后面躲了躲。

    “长谷部?”太郎有些担忧的小声询问。

    等了一会,压切长谷部依旧没有出来,三日月耐心的再一次开口,“压切长谷部?你在的吧。”

    依旧是没有人出来。

    时政的人员趁机站出来,“审神者大人,黑暗本丸的刀剑就是如此,完全不听话,所以您可以考虑一下解除契约,和我们给您准备的新本丸去。”

    刀剑们瞬间紧绷。

    三日月完全没有搭理这个时政的意图。

    “我觉得黑暗本丸的刀剑,和其他刀剑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呢,是不是,长谷部?”

    一时间,躲藏起来的长谷部只觉得眼前发黑。

    审神者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不出去的话,新审神者对于暗堕刀剑的态度是不是就变了,那他会不会连累到本丸里的大家?可是要是出去,这个审神者,这个在时政本部弄碎了一把三日月宗近分灵的审神者,真的不会做什么事情么。

    为什么都换了本丸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他。从来都是想太多的主命太刀垂下头,紧紧盯着脚下那一小块地方,希望在这一刻,他能像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鹤丸殿一样,赶紧躲起来。

    寂静在蔓延。他们的审神者似乎很有耐心,就在那里等着他出去,周围的伙伴们不时投来担忧的视线。

    良久之后,地面上已经积累了几滴圆形的汗印。

    长谷部吐了口气,从太郎身后走出来,满脸的牺牲与奉献,“阿鲁基,请问您需要我做什么,无论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庙——”

    三日月伸出手,“把你的刀给我。”

    刀剑们似乎骚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安静下去。压切长谷部联想到对方的事迹,尤其是碎掉了一把三日月宗近的事情,不由心里一沉。

    他沉默半晌,扭头看向昔日的伙伴,眼里满是悲伤:可能,这里就是终结了吧。

    然后,压切长谷部解下自己的刀,交到审神者手里。

    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给自己加了那么多戏,三日月仅仅以为是因为黑暗本丸的缘故,对方的戒备心有些高,所以很随意的抽出刀。

    锵啷一声,锋刃的打刀出鞘,刀身反射着光。

    三日月随意看了一眼,仔细感受了一番刀身里的灵力构造,然后拔开之前拿出来的小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冲着刀身倒上去。

    一股散发着莹白光芒的液体缓慢的流动,奇怪的力量包裹住刀身,压切长谷部浑身一抖,晃悠了一下,没有倒下去。

    刀剑付丧神见状不对,急忙出鞘。

    却见那液体突然回流,冲到审神者身上,白光一闪。

    “嗯,高度不一样了呢。”审神者开口,惊呆了时政和刀剑们。

    衣服还是那衣服,面具还是那面具,可是审神者的人,从身高到发色,从声音到体型,简直就是复刻的压切长谷部。

    “审、审神者大人?!”

    “我说不要靠在我身上啊。”和泉守兼定嘴上反驳着,却没有闪开。

    而隔了很远的地方,带着白色抹额的大和守安定和堀川国广坐在一起,对于加州清光那边的互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子供们还是要表现的正常一点好,这样的姿态就连为父也能发现不对了。”手合场的一端,位置有些突出的小乌丸看着底下的情况开口。

    “哈?正常?”加州清光轻嗤一声,扭过头,“那边的那个大和守安定,你愿意过来一下,和我展示‘正常’的状态么?”

    “虽然为了麻痹审神者可以做到,但是就我本人来说,并不愿意。”

    “不要闹了!”烛台切光忠表情很是冷淡,“我不管你们俩以前的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这次去见新审神者的时候,不管多么不乐意,也要表现的正常一点。”

    一旁的莺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没错呢,被发现不对的话,再想要神隐就麻烦了啊,动手弑主也是很累的。”

    他冷静的说着可怕的内容,“不过这一次该换人了吧,上次那个渣滓就是我出手的,休息一会工作一会才适合我,你说是不是,大包平。”

    “哼,这种事情,让天下五剑去做就好了。”

    和骚速剑蹲在角落的大典太抬头,低沉开口,“……这种事情,不适合放在仓库里的我。”

    而一旁的数珠丸恒次,连接话的欲望都没有。

    烛台切光忠看着静默的全场,有些头疼,“鹤丸殿呢?他去哪里了。”

    “从听到狐之助的通知,说今天来新任审神者开始,就没有人影了。”

    “不会又去哪里破坏空间节点了吧。”烛台切头越发疼。“没有人愿意去试探一下么?”

    安静在蔓延,突然,一只绿色的袖子举起来。

    “我去吧。”

    “石切丸殿?”一旁的太郎太刀有些惊讶的抬头,作为神刀,石切丸与他次郎太刀一样,是很少参与进神隐事项的,怎么这一次,石切丸这么的主动。

    “这个灵力让我有点在意。”高大的大太刀站起身,脸色有些奇异,众刃才发现,三条家的几刃,神色都有些奇怪。

    “有什么问题么?”跪坐在旁的一期一振睁开眼,暗金色的眼眸十分凌厉,“如果不对,我现在就可以直接动手。”

    “不用了,只是有些奇怪而已。”石切丸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径直走出手合场。付丧神们沉默了一会,互相没有说话,默契的跟了上去。

    “审神者大人,这是本丸的刀帐。”狐之助叼着册子过来,放在还在研究光屏信息的三日月身前,眼神里全是期待。“您可以选择近侍,分配队伍。”

    “哈哈哈,这个现在没有什么用吧。”三日月垂眸,看着刀帐之前被叼住的部分,似乎还有狐之助的口水。他抬起袖子掩唇,没有接过来。反正时政都说要凑齐的,现在看不看也无所谓了。

    狐之助尾巴竖了起来,语气听起来有些焦急,“审神者大人,这样不行啊,如果不进行编队,无法出阵的话……”

    三日月就见狐之助话还没说完,整个身体就是一僵,似乎是失去了控制,僵在了原地,卡顿了一下,对方开口,“审神者大大人,天守阁外面有刃找。”

    “哦?已经有人来了吗?”三日月收回光屏上的上任信息,平静的看过来,“带着刀么?”

    他想要尝试一下,通过刀剑的分灵来找寻本体的步骤能不能成功。如果来的人带着刀,那就最好了。

    “十分抱歉审神者大人,是的,对方带着刀。”狐之助一下子就变得蔫头耷脑,“请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出本丸枢纽的保护结界。还有,一定不要说出自己的真名。”

    “哈哈哈,没有问题的。”和狐之助担心的东西完全不在一条线,三日月转身,缓步走下楼梯。暗暗猜测,第一个出来迎接审神者的会是谁。压切长谷部么?如果是他的话,开口要他本体的话,应该会比其他人容易吧。

    三日月走到外面,看到前方的身影,微微一愣,“石……切丸殿?”

    他看着眼前绿色的大太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多久没有见到他温和的兄长了呢,已经好几千年了吧。

    三日月的激动外显,隐藏在各处的刀剑全看得出来,这个新上任的审神者,似乎看到石切丸十分的激动。

    “审神者大人。”石切丸听到对方的声音后,有些发愣,不过很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