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06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俞霁月带着叶迦楼参加的真人秀正是之前谢蔚然提到的那一个, 名为《最强挑战》, 她平时在演完戏后便处于深居简出的神隐状态,极少在公众前露面。当剧组透露出俞霁月即将参加的消息后,更多的人对此抱有怀疑, 甚至还在底下骂让剧组不要以俞霁月的名义进行炒作。

    ——这不是秦天他们自家的节目吗?我倒是觉得俞老师有可能参加。

    ——之前的综艺真人秀也有不少是秦天出品的啊, 可没看见我俞出现。她在我印象中是个半隐居的神仙啊, 怎么会参加这种节目来拉低身价。

    ——你见过爱钱如命的神仙吗?你俞接的奇葩节目还少吗?

    ——大家不要吵了,我俞一直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还沉浸在失恋中没办法挣脱出来呢。

    “你的粉丝不希望你接真人秀这类型的节目。”叶迦楼的视线扫过了那些被顶在前方的评论, 可没几个人对此表示看好。

    “我以为他们该习惯了。”俞霁月眯着眼, 懒洋洋地应道。毕竟她接了不少剧本烂剧组烂的片子, 当初消息放出来的时候, 粉丝们还不是惊叫一片, 纷纷以为她不会干这种掉价的事情,可最后还是被她打脸?更何况这个真人秀节目也没那么差劲, 工作人员中有谢蔚然坐镇, 还有神一般的视频剪辑师,加上他们秦天的招牌, 估摸着也不会遭到哪里去。

    直到真人秀开拍的那一天,神秘嘉宾的人选还是没有全部公布出,而俞霁月不愿也不屑用自己的职权了解到所有的事情。拍摄的地点在S市外的十八度景区, 那儿崇山叠翠, 向来是夏日度假避暑的好地方。在景区中, 有一家最大的拓展基地,名曰“云临山庄”。俞霁月她们将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处度过。

    嘉宾们都是自行前往的,在看到了一张又一张常出现在荧幕上的脸闯入视线中的时候,叶迦楼更加确信像自己这样的只是少数,这个真人秀节目素来是娱乐圈演员的天下,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带动强大的流量。至于陌生的脸庞,叶迦楼将这当做是自己的孤陋寡闻,兴许是她没有关注到的新晋艺人。来的嘉宾们下车后大多在茫然张望,熟悉着陌生的环境。还有的则是听自己经纪人的吩咐,时不时点头。相比之下,她跟俞霁月倒是自在很多。

    “你看到白色T恤上有个蓝胖子的人了吗?”小声的嘀咕在耳畔响起,叶迦楼感觉到手掌心被人捏了捏,偏过头疑惑地凝视着俞霁月。

    “她叫何似之,是娱记。”俞霁月拧了拧眉,又说道,“记者混进来没有被轰出去,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她也是特邀嘉宾。我看人群中有好几个不认识的,看行为举止也不是演艺圈中的。”

    叶迦楼挑了挑眉道:“我还以为是新人演员呢。”

    “不是。”俞霁月摇头,“演员占了一半,不算所有。”

    藏在心中的疑惑在工作人员组来临的时候获得了解答,九位嘉宾被凑到了一起,这才看清楚原本有些模糊的面庞。除了娱乐圈的新老演员,还有画家、记者、作家等职业在内,叶迦楼自然是被当做了作家的代表,虽说她自己觉得自己还担不起这两个字。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不介绍节目的内容,让他们自由选择搭档领房卡,最后一拍手道:“自由活动,明天再踏上征途。”

    同一个圈子中的人多多少少是有些往来的,身为演员的他们神情轻快而又惬意,没有丝毫的负担,而像叶迦楼他们就不一样了,在人群中瞧来瞧去,能够认识三两个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在一群陌生人的环境中,最开始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局促不安。对叶迦楼来说,叫得上名字的有四个,可真正打过交道的只有秦欢。

    忽然间,叶迦楼感觉到有两道浓烈而灼热的视线落在了身上,可是当她在人群中扫视一圈时候,大家都是在各自聊天,仿佛一切都是她因太过敏感而生出的错觉,然而别开视线时候,那种感觉又袭上了心头。难不成是那位记者?记者的视线都是犀利的,参加真人秀活动的记者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从三言两语的谈话中抓住问题,找到可以报导的点。最近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太高了,叶迦楼不得不如此作想。“我觉得有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俞霁月便松开了她的手走向了远离人群抱胸而立的秦大导演。

    “谢谢你的帮忙。”俞霁月的神态是诚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