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逃婚花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导:“……”

    他对演员之间的恩怨没有丝毫兴趣,只关注怎么把戏拍好,先前允许路白芷和明玦交涉就已经是破了例,现在自然也懒得管这群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反正只要他们能好好演戏就行。

    另外路白芷这个替身他用着觉得挺顺手,能不用再去找个人当然最好。

    陈导挥了挥手,安排了几句,准备拍下一场戏。虞兮知道这事儿终于算是定下来了,正打算去找副导演确认一下时间安排,却见谭则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

    虞兮今天的戏份只有色|诱将军那一条,她却不急着走,而是卸了妆,找一个群演借了个折叠小凳,坐在一旁看谭则他们拍戏。

    情人眼里出西施,路白芷给明玦加的滤镜至少有二十米厚,虞兮于是决定亲自观察一下明玦,免得再被路白芷的记忆误导。

    何况近距离观察《玉门》拍摄过程的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她看了一会儿,天上下起了雨。

    今天本来就是阴天,下雨也很正常。虞兮没带伞,正打算去找个地方避一避,场务突然过来喊住了她,“路老师,陈导觉得现在光线正好,合适男女主初遇的那场戏,于老师想你帮她站一下位。”

    虞兮很久没被人叫做“路老师”了,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然后跟场务说:“不是说我只负责替她的大尺度戏份吗?”

    她当然能理解场务的要求——现在正好接近黄昏,又下着雨,这种变幻诡谲的光线是很难用人工降雨做出来的,陈导那么挑剔的人自然不会放过。

    而于凌燕身为当红花旦,不愿意直愣愣站着淋雨等摄影找到合适的光线角度,让她临时兼职一下光替,也很正常。

    场务说:“呃,路老师,这个……报酬可以……”

    虞兮一笑,“当我免费送的好了。”

    ——她不是明玦于凌燕那种大牌,提太多要求只会惹人厌。

    虞兮就这样帮于凌燕站了大半个小时。

    不算太长,却足以让她淋得全身湿透。

    她刚拖着从里到外湿了个通透的戏装走下来,就见到谭则年轻清秀的女助理拿着毛巾过来,帮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水渍。

    她含混地说了声谢谢。

    水渍擦去之后,她视野也清晰了不少,一睁眼,正看到谭则坐在她刚才坐过的折叠小凳上,望着她,眼底是浅浅的笑,说:“先把衣服换了。”

    虞兮:“……”

    她还能说什么。

    只好遵命去化妆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她从化妆间出来的时候,谭则身边又多了个折叠小凳。他无视了身边女助理“我不认识这人”的神色,在凳子上拍了拍,示意虞兮坐过来。

    虞兮坐到他身边,“刚才的事儿,还没谢谢你。”

    谭则正撑着伞,待虞兮坐过来之后,把伞往她的方向倾了倾,然后转头看着她,眼睛亮得像星子,“我刚看到你的戏了。”

    虞兮没跟上他的思路,“我刚不是就站了一个小时……哦,你说之前?”

    谭则微微偏头,“我想听听你对白三姐儿的理解。”

    白三姐儿,就是《玉门》女一,于凌燕饰演的角色。

    像谭则这种家世的人,选择职业完全是凭自己的兴趣。虞兮早听说谭则沉迷演戏,现在一见,发现此人果然如此,于是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

    “白三姐儿出身普通的市井家庭,父母是工匠,士农工商,地位不高。她下面有弟妹,上面应该有两个早夭的哥哥和姐姐,北方蛮国攻城这件事在所有人意料之外……”

    白三姐儿向将军献身这一段戏,背景极为复杂激荡,各种观念相互冲击。虞兮一口气说了半天,等停下了,才觉得口干舌燥,正想找自己的保温杯,却见谭则拎开杯盖,把杯子递到了她面前。

    谭则皮肤很白,握着杯子的手骨节分明,有种介于成年男性的沉稳和少年人的锐气之间的特殊气质。

    虞兮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保温杯,仰头喝了半杯,才说:“谢谢。”

    谭则显然也有些兴奋,等她喝完,立刻开始跟她探讨白三姐儿这个角色,“我听你刚才的思路,是先从人物的成长环境入手的……”

    ……

    谭则一提起演戏就神采飞扬,虞兮自己的习惯使然,也比较喜欢跟人探讨一些问题,两个人于是一直聊到了天黑,直到剧组众人开始收拾东西,才回过神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