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2.第 8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系统防盗章, 购买达到70%以上可实时查看,否则需等三天后  吕向海说:“你别看他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就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怪才, 对外界都不关心,典型就是个搞文艺的。前一阵子为了争取一个演戏的机会, 竟然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去练习武术, 现在已经到达了专业标准,特么的文化课还没拉下!我都快被我爸爸念叨死了。妈的,比你聪明就算了,特么还比努力比你帅, 这种人怎么不人道毁灭呢!”

    说起秦森,吕向海就是一肚子的牢骚, 有这样的哥们真是又自豪又痛苦。

    秦森就是家长嘴里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正因为从小都很优秀,秦森的父亲并不希望自己儿子走演员这条路。

    虽然秦森爸爸自己就是搞这一行的,可还是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比较虚, 高智商去混还是有些浪费,还是搞科研啊之类的比较光宗耀祖。

    可看秦森这么喜欢,又知道他这个儿子脾气比外貌看起来拧,不能强掰否则会断。因此父子两约定, 如果秦森能被正在筹备的著名导演丰桥选上, 就可以进入圈子出道。

    如果选不上, 那么就参加高考或者出国深造, 近几年不去想表演的事。丰桥是国际上都非常有名的导演, 他的新戏是武侠题材。他对演员要求非常高,不管是多大牌,拍片之前都要进行封闭式训练。

    这个期间不能去参加其他活动,决不允许轧戏,否则直接解除合约。这对于当红明星来说,无疑非常苛刻,这一行很健忘。你在公众面前消失太长时间,很可能热度很快就下去。

    这对于秦森来说也很艰难,因为他还是个学生,他爸爸要求他学习也不能拉下。看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秦森竟然完成了,只是整个人也瘦了一圈,不过镜头前显胖,如此一来反而合适了。

    所以吕向海发完牢骚,又忍不住感叹:“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拼,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也能扛得住,每天还精神抖擞的,充满了干劲。我反正是做不到,我还是做个传统的富二代吧。”

    夏清:“传统的富二代?”

    吕向海:“就是只会吃喝玩乐的废材,为其他贫苦人家的孩子创造上位机会的纨绔子弟。艾玛,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很伟大啊。”

    夏清看到这句话,眉头不由皱起,手指打字的力道都比刚才大了:“年纪轻轻怎可这般没有志向,好男儿志在四方有所作为,若不然白来这世一遭!”

    吕向海:……

    吕向海:“你要不要这样啊!特么的好像跟我爷爷说话似的,不,我爷爷说话都没这么怪腔怪调的!你怕不是千年老古董吧?”

    夏清:“对啊,我的仇家现在还躺在博物馆呢,正准备找个时间去他尸体面前嘲笑一波呢。当年他从我家搜刮走的名家字画,现在成了镇馆之宝,嘿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吧。#微笑表情#。”

    吕向海:“#跪下.gif#女侠,你赢了你赢了,小生佩服得五体投地。真不知道你要花钱买票去看自己被搜刮走的、价值连城的古董有什么好开心的。要是放我,哭都来不及呢。”

    夏清发了一个清朝太后挥手让人跪安的表情包,她特别喜欢用太后这套表情包,用起来贼顺手。有时候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和这个时代不符的言论言语,表情包一出,她就什么都不用解释了。

    吕向海:“话说,你对三木这么感兴趣,不会也对他有意思吧?哥们,别让我瞧不起你!”

    这话说的,连夏清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夏清还没想好回什么,吕向海那边的信息又来了。

    吕向海:“我不是说他不好,只是那么多人喜欢他,你也落入俗套多没劲啊。我还想把你当做哥们,介绍给我的哥们呢。你要是对他感兴趣,就很容易尴尬的。”

    夏清一脸严肃的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放心吧,我对你们这些小屁孩不感兴趣。”

    吕向海:“啧啧啧,这句话很有立FLAG的直视感啊。”

    依照吕向海给的信息,秦森根本不可能有那个闲工夫去跟夏青青聊天。若真是有这本事,这个人也忒牛了点。网络那头的人,到底是谁?

    夏清觉得自己必须要调查清楚,给夏青青一个明白。虽然这件事更多是基于夏青青自己,可那个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便不能有什么惩罚,也不能让这个人理所当然的藏在网络后面,对一切罔若未闻。

    她去找到吴大梅将以前的手机要回来,吴大梅愣了愣神:“你要以前的手机做什么,现在的不好用吗?”

    “我手机里存着一些资料,需要导出来。”

    吴大梅没吭声,一脸的不情愿。她总觉得那手机比较邪,不是什么吉利东西。

    “妈,我真的有用。”夏清摇晃着她的胳膊恳求道。

    夏青青和那个人聊天的记录都在那个手机里面,她用的并不是平常用的号,一直默认登录,加上记忆继承的残缺,夏清并不知道那个号码是什么密码又是多少,必须要拿到手机才行。

    吴大梅很为难,最终还是同意了。害怕自己一个不答应,这段时间刚建立好的母女关系,又给崩了。

    “妈,你放心,我真的就是导个资料而已,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青青,妈不是不相信你,就是……”

    夏清搂住她:“妈,我知道,我都知道,是我以前不好让你担心了。”

    短暂的时间还没办法抹平吴大梅心里的伤口,尤其她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在欣慰的同时,其实也加剧了吴大梅的惶恐。因为变化太大,太过不真实,让她觉得脚落不到地上,也就更加的敏感。

    俗话说为母则刚,可同时成了母亲之后,也很容易变得脆弱,受不了儿女出一点点闪失。那种痛,比放在自己身上还要可怕。

    吴大梅最终将手机交给夏清,虽然觉得不吉利,可只要是夏清用过的东西,她大多都收藏了起来,家里专门有一个大屋子装着她从小到大所有的衣服玩具等等。

    手机早已经没有电,充了一会儿电才能开机。一开机发现QQ登录已经需要密码,这把夏清给难住了,凭着残留的记忆试验了好几个密码都失败,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输入了几个字母和数字,登陆成功。

    这个密码是秦森名字拼音和生日的结合。

    好友单上,只有秦森一个人。

    夏清翻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她可以直接肯定,这个人不是秦森。

    两个人聊天记录不少,没有充足的时间,根本没法这样聊天。而且内容涉及很多八卦,在评述的过程中,也暴露了对方一些特点。刚开始对方还在装,用秦森惯常的语气说话,后面越来越放松,破绽也就越来越大了。

    夏清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对方是个小女孩。她虽然经常胡诌,或是扮演一下秦森,可很多时候还是不自觉会透露出自己的一些真实情绪。这个女孩性格比较阴郁,想法也很极端,似乎在一个很灰暗的世界里艰难生长着,整个人散发出负能量气场。

    虽然很有可能是她在网络后面做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做一些人设的编排。不过面对阅人无数的夏清,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识人眼光的。

    除了那天的信息,从夏青青自杀前一周开始,对方就已经开始不再回复。之前的聊天,对方确实一直在引导夏青青,古怪的外貌和打扮,都是对方透露出我喜欢这种类型女孩的意向。

    夏青青作为倾慕者,自然而然就去这么做了。

    对方并没有让夏青青用极端的手段去留学,只是对夏青青违反约定表示很愤怒,然后就再无消息。夏青青的死这个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主因却并不是她。她只是外因,内因在夏青青自己。

    夏清发了个信息过去:“你在吗?”

    消息石沉大海,并没有回复。

    夏清将QQ号码记下,又将里面的聊天记录倒了出来,就将手机还给吴大梅。

    “妈也不一定非要收走这个手机不可。”话是这么说,吴大梅的手却很爽快的把手机接了过来。

    夏清笑了笑,也没有戳破她的小心思,岔开话题想要和小吴杨视频。

    自从看到这个小家伙,每天就忍不住和他视频,她对软软糯糯的小不点,最没有抵抗力了。

    小吴杨也非常喜欢他的这个姐姐,每天抱着手机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倒让口水流了一嘴。

    “叔叔,过几天就是六一了,你要是有空能不能把杨杨带过来城里玩?”

    在要将视频挂了的时候,夏清突然朝着手机说了这句话。

    手机明显颤了颤,一直把自己隐藏在手机后面,避免被夏清看到的王永明显被惊到了。

    谁都知道夏青青非常讨厌王永,觉得他居心叵测,恨不得直接丢监狱。哪怕她现在接受了小吴杨,王永也不觉得她会接受自己,所以每次都非常识趣的不出现在镜头前。

    没有想到夏清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让王永和吴大梅全都被震惊了。

    “城里玩的比较多,杨杨也很想到游乐场玩,看看小动物什么的,如果你还比较方便的话……”

    “方便方便,我,我那天一定会带杨杨去城里。”王永的声音都在颤。

    视频被挂断,吴大梅有些局促不安:“青青,你,你……”

    “妈,我上学不方便回去,你又担心我也不肯回家,那只能让他们过来玩了。正好也让他们认认门,省得以后来市里头,连家门往哪里开都不知道。”

    夏清早就有这个打算,夫妻两个人若是有条件,还是不要分开太长时间的好。尤其还有个小吴杨,也不能天天看不到妈妈。再加上吴大梅现在心里依然不踏实,被夏青青自杀冲击的惶恐还没有散去,有个人陪着她,这种不安感会削弱很多。

    吴大梅听到这句话,刚才因为夏清拿走手机而开始惶恐的心,瞬间平和了不少了,眼眶红红的:

    “青青,你是真的长大了。”

    夏清变得焦躁不安又异常低落,自暴自弃到了极点,甚至让她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可这抹残魂太过弱小,很快就被镇压下去,主控权依然掌握在她的手上。

    “你这么说,对得起门外的妈妈吗!你看看她都变成什么样了,一夜之间白了头,这是不在乎你的表现吗!”

    夏清朝着镜子中的镜子痛斥道,夏青青的父亲虽然说话令人心寒,可母亲的紧张她明明看在眼里,却视而不见。

    吼出这么一句话后,原本激烈的情绪变得烟消云散。夏清尝试继续沟通,却没有任何回应。

    那股残留的意识并没有那么强的存在性,只是刺激到夏青青本人潜意识里最在意的事才会被激活。夏清觉得夏青青恐怕是真的离开了,那些意识不过是从前存在的痕迹。

    房子住的时间长了,都会留下前面主人的气息,更何况人的身体。就如同本能反应一般,遇到一些在意的事就会有了应激反应。

    心有不甘,仍有执念。

    此刻,夏清似乎有些明白为何明明睡得好好的,大夫前不久才刚说她至少能活到八十的自己,为何魂魄会落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

    怕不是老天爷想要让这抹不成形的残魂,看到她的眼睛原本看不到的真相。

    不管什么缘故,也不知为何来何时走,可常人本就不知这些。

    已过四十的夏清能重回少女时代,这无疑是幸运的。她虽不舍从前的亲友,不舍从前的一切,被迫而来谁又乐意,却不可否认这番经历是赚到了。

    没有夏青青残留情绪的干扰,她好好的观察自己的模样。这副容貌现在确实有碍观瞻,仔细打量,却也没有夏青青以为的那么不堪,眉眼之间甚至还有自己从前模样。

    若是瘦下来加上肌肤调理,怕是能有自己年轻时候六——七成模样。

    她从前虽非绝色佳人,样貌却也算得上是秀丽。

    这世上多为普通人,只要对自己的外貌稍加管理、注重内修,即便成不了美人却也不会因为容貌不佳而遭人厌憎。

    夏青青的底子不错,可因为过于放纵,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青青,你好了吗?要不要妈妈帮忙?”吴大梅的声音响起,透着担忧和小心翼翼。

    夏清收回视线,将房门打开。

    “我看你进去这么久,怕你不方便又不好意思说,所以才敲门的。”吴大梅见她平安出来,舒了一口气,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