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7.番外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2

    向易南的业务让他经常国内外飞, 所以一有空就会到夏清这边走一圈。待的时间经常非常的短, 也因此两人格外的珍惜彼此相处的时间。

    这种短暂虽然让人感到极为的无奈,却也让彼此回忆的时候尤为的甜蜜。不需要刻意去做些什么,散散步、一起吃一顿饭等,哪怕非常平常的事,都让两人觉得有意思极了。

    偶尔,向易南也能多待一两天,使得夏清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夏清有个男朋友, 非常的英俊。

    原本心里有些想法的人,也纷纷打了退堂鼓。

    “清, 这是我按照你说的办法做的水晶芙蓉糕,你尝尝是不是这个味道?”邻居弗兰克太太敲开夏清的门,将自己实验成果递了过来。

    夏清觉得来到国外, 就应该融入当地的生活。吴大梅也知道她的想法,因此特地在本地人比较多的地方给夏清买了房子。

    这里除了夏清基本都G国本地人,就算有外国人也都是欧美国家的, 连亚洲国家的人都没有。

    夏清将学校的事情处理妥当,能空出手的时候, 就按照当地人的口味做了一些华国的糕点送给附近的邻居们。G国人虽然表面看起来非常严肃, 不过大部分都是非常热心的人。

    弗兰克太太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她被夏清的手艺折服了,很快就和夏清热络起来。这所城市拥有很多所G国的著名高校, 属于典型的以培养人才为主的城市。

    经济政治发展远弱于首都, 除了学生, 外来人口相对比较少。

    有些本地人又比较固守自封,因此对于华国的印象还停留在媒体刻板、甚至是负面的宣传之中。与夏清接触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一回事。

    他们很喜欢夏清,又知道夏清在最好的学校里读研究生,也更为的信任。因此平常经常来往,夏清的帮佣就是弗兰克太太帮忙找的,是个非常不错的人。

    夏清看到弗兰克太太做的芙蓉糕外貌已经和自己做出来的差不离,惊叹不已:“弗兰克太太,你的手可真巧,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独立做出来了。”

    弗兰克太太一听这话,心里开心极了,她以前从来不知道东方有这么精致的点心。不仅看起来漂亮极了,吃起来也非常的美味,极具异国感,又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应。

    “你拿回去尝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跟我说,我还打算在下一次聚会上将你教给我的这些点心,作为宴会的惊喜。”

    夏清自然没有不同意的,将点心拿进来之后,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到这里的向易南笑道:“弗兰克太太越来越喜欢你了。”

    “他们都是非常热情的人,除了长得和咱们不太一样之外,其他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夏清说完顿了顿,“好吧,我承认生活习惯也不太一样。”

    随着和这里人交往进一步加深,夏清感受到了不同地方生活习惯的不同,而且差异还不小。

    不过夏清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也不会认定哪一种对,哪一种错,只是觉得非常有意思。这是书本里学不到的,虽然书里也会描述差异,可只有自己亲身体会,才更能感受到那种微妙的不同。

    即便在这学业方面进步没有那么显著,不过对于夏清来说,在这里居住,感受不同文化,就已经是非常大的收获了。

    “圣诞节的时候,你们会放假吧?”向易南突然问道。

    夏清笑着看他:“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干脆了?”

    对于夏清的一切,向易南非常的清楚,这般犹犹豫豫肯定死心里藏着什么事呢。

    向易南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甘不愿道:“我爷爷奶奶他们想要见你。”

    夏清和向易南的父母已经不止见过一次,尤其是左婉,更是经常联系。现在还成了他们护肤产品的忠实粉丝,不仅跟夏清熟悉,跟邱婷和吴大梅也经常联系。

    不过本家那边,夏清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左婉和向易南的态度都非常明确,他们现在年纪还小,等谈婚论嫁再去见那边也不迟。

    实在是那些老古董不好对付,他们都不希望夏清过去白被折腾,以后还难以脱身。还不如先清净一阵子,等结了婚了,就不用怎么搭理了。没结婚前,最是容易被拿捏。

    “怕我给你丢脸啊?”夏清玩笑道。

    向易南搂住她道:“要是这样我反而放心,你不知道我们本家规矩有多少,恨不得重现周礼之风。偏偏还学的四不像,除了折腾人,我真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向易南回本家都属于自身难保,所以很担心护不了夏清。要是结婚了反而不担心什么,做不好,本家也不至于说让他们两个离婚。可现在只是恋爱,也就更加容易小心翼翼,害怕自己不被接纳,也就容易受委屈。

    虽然心知夏清不是那不经事的小姑娘,可向易南还是不舍得她被人摩挲。想想之前给一个不知道拐了几个弯的长辈守灵,就知道有多折腾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没几个愿意受的。

    “老祖宗有些东西,还是非常值得提倡的。”夏清不以为然道,向易南和她不一样,思维更贴近现代,“你可别忘了我是谁,从来都是我给别人挑礼的,还没见过谁给我挑礼的。”

    夏清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充满底气。他们那个年代确实比现在要讲究得多,她又是其中佼佼者。少女时候被宫中最严厉的嬷嬷教导过,年长了她比那老嬷嬷还要厉害。

    谁也不能挑出她的理来,反倒还要小心,她回过头去挑剔,那绝对让你无地自容,又心服口服。虽然到这里这么多年,早就将那些礼仪抛到了脑后,可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只要稍微一回想,再翻看一些资料。不说能回到从前,忽悠现在的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当然知道,只是不想明明知道对方故意的,还让你去被折腾。”向易南郁闷道,其实他是可是无视本家的,但是他也很清楚,夏清不会这样做。

    夏清的性子就是如此,在某方面很固执和传统。

    夏清笑了起来:“谁折腾谁还不一定呢,况且那是你的家人,我总是要见一见的。”

    左婉得知夏清要去本家,当晚就打电话过来,跟她说该如何应付。对于此她很有经验,当时她是最被刁难的。

    “你别看他们很严肃,左右看你都不顺眼,其实他们也不是那么苛刻,还是挺可爱的。不用担心出错,只要是小南坚持的,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向家的阵仗看起来非常大,尤其走近那庭院深深的房屋,确实让人好像感觉一下子穿越了,很容易令人拘谨。

    可对于这种房屋夏清不仅不会紧张,反而越发从容,感觉好像回到了过去,更是找到了以前的感觉。这使得她整个人举止、气度一下子回到了过去。

    端庄、温婉,每一个动作眼神,都极为的完美,好像就是在这个环境下长大的人。

    来到这之前,夏清就已经做好了功课,来到这之后,夏清觉得那些功课并没有太大用。她只需要做从前的自己就足够了,很久没有回到以前的感觉,不得不说,夏清还是有那么一些怀念。

    不管好不好,都是曾经经历过的,对自己来说是宝贵的记忆。

    从一进门,夏清就严格遵守古礼。而向易南也因为她唤醒了从前的记忆,两个人如同古时的新婚燕尔去面见家长一般。两人举止从容,反倒把四周围过来看热闹的人感到浑身不对劲,总觉得自己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透着一种鲁莽之气。

    向爷爷和向奶奶都没有想到夏清能做到这般,他们知道这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而且还有些叛逆,还是暴发户出身。因此想着即便来之前学了,依然难掩身上的土气。

    毕竟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学来,一个人的气度气韵,是要靠常年累计起来的。就算学到了形,也没法学到神。

    可夏清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让人完全挑不出错来。

    原本两老也就是想要看看未来的孙媳妇什么样,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没想到竟然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

    两老很是喜欢夏清,又考核了几番,发现夏清还真不是个假把式,说起来头头是道,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礼仪也不成错半分,而且动作一气呵成,仿若一直如此。

    夏清知道向爷爷喜欢好字,还将自己书写得最好的字送给他。给向奶奶的则是自己新手绣的香囊,她的女红在从前不过是一般,不过放在这里却已经足以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