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8.被抛弃的孩子(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晋江原创网正版首发, 您订阅不足,请补订或等防盗时间后观看  天知道, 她看到金秀珠牵住陈文天的手时, 是多想狠狠地把他们扯开!

    不过现在也不急, 很快, 就可以了。

    黄晓萍落在了后面, 此时见状不对也赶忙窜了上来, 搭话道:“不会不会,我只有羡慕的分, 陈学长和我们秀秀那么配!天造地设的一对!”

    上课时还什么也不知道的她如果现在还没意识到不对劲那也太迟钝了, 虽不愿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可方艳茹明显是和秀珠不对付。

    她琢磨着,打算找个机会提醒下秀珠注意点。

    人没一会就来齐了, 真素素担心方艳茹挑了太过于昂贵的店铺, 没喊男友来, 405宿舍的四号人加上陈文天五口人站在校园门口。

    陈文天抬头询问:“我现在叫车吗?目的地是哪?”

    他已经准备好了钱,虽然最近遇到了些困难,但对于他来说秀珠是目前最重要的一部分, 能被这样介绍给她的舍友,他真的很开心。

    提前向合伙人几个打听好了流程,做了笔记攻略, 波澜不惊的脸下是反反复复地在心里念叨着注意事项。

    从专业逃生一万年的好友那里抄来的标准答案已经铭记在心。

    第一:一定要态度诚恳, 表现出对女朋友的感情, 适当秀点甜蜜, 也不能过度。

    第二:不能小气,要大方,让女朋友在舍友面前有面子。

    第三:最重要的是和女朋友的舍友也要保持距离,别让女朋友多想。

    方艳茹瞥了瞥他,下巴抬得很高:“我们家阿斌会开车送我们去,至于吃什么还是秘密。”

    话音刚落,她的男友徐立斌便开着他那辆黑色的迈巴赫S级六座汽车飞驰停留在他们面前,降下车窗自以为英俊地朝众人打了个招呼。

    方艳茹好似骄傲地孔雀,斜着眼打量了下几个似乎看呆了的舍友趾高气扬地坐上副驾驶喊着他们尽快上车。

    但其实她并不知道的是——她的三个舍友以及陈文天,四人看懵的原因都是下意识算了算多了一个人后准备的钱/预算够不够,对于车的价格什么的,他们都完全不了解。

    徐立斌开车的技术很好,车子平稳地在道路上行驶,没一会便开出很久,方艳茹没忍住张开嘴便开始介绍了起来,她扭转身体,朝着后面坐着的几个人便是开始她的表演。

    “今天这家餐厅特别难约,我是半个月前就打算排队的,没排上,所以还从黄牛那边收了号才轮到的!听说他们家规矩很多,除了难等和贵以外没有任何缺点了!”

    “不过菜色的选择不多,到时候只能勉强选一下了,真遗憾!”

    ……

    听着方艳茹的话,真素素下意识地和坐在旁边的黄晓萍对视了一眼,她万万没想到,这方艳茹还真敢选,听这描述:不让点菜、难等、排队、贵、黄牛……这些形容词无不指向着天价私房菜这一最终结果,心下很是担心,她想咬咬牙,大不了把接下来的生活费拿出来用用,怎么也不能搞得秀珠和她男朋友难堪。

    陈文天倒是半点不着急,因为在来之前他早就把合伙人的钱包挖空,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现在深深地陷入了沉思,就方艳茹讲话难以接茬的程度,他要怎么样才能完成注意事项核心要点中的适当秀恩爱呢……

    窗外的夜景划过,可即使是夜深路况不好依旧让金秀珠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再加上前头方艳茹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念叨着的那些似曾相识地描述,她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些莫名的猜测,下意识皱着眉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方艳茹看着身后几人莫测的神色,心里很是志得意满。

    还有什么比精心设计的环节取得了好效果更让人开心的呢?

    当然,真正精彩的还没开始。

    ……

    一直到跟着方艳茹走到金秋小炒管子侧边的圆桌旁坐下,金秀珠依旧没有晃过神。

    这是何等的巧合?

    刚刚的猜测落到了实处,竟拐来拐去还是到了自家的小餐馆,招待他们的还恰好是她不认识的服务员。

    她有点忍俊不禁,正想和还坐着的舍友们说明情况,却被方艳茹不假思索地点单给卡住喉咙。

    “菜单上的都来一份,老板娘自己做的蟹粉豆腐也要一份,一道凉拌河豚皮,一道沸腾虾,还要一道私房翡翠白玉卷和葱油鸡!”

    服务员似有点迟疑:“您点的分量您六位可能会吃不完……您确定嘛?今日菜单上的汤品是虫草花老鸭汤和猪肚莲子汤任选,汤品也两份都要吗?我们餐馆汤品没有按例上的哦……”

    “没事没事,就这样,快点上吧,谢谢您!”

    到了这地步,连最傻大姐的金秀珠也终于是明白了这状况的完全不对劲。

    她也不是个傻子。

    写在门口的菜单上单一份汤品后面标的就是688元,即使是按圆桌最高容纳数十人来算,也绝不是什么便宜的汤品了,更别说她比在座的任何一个都更要了解自家菜品的价位分量。

    点的这些东西就算是再多六个人也吃不完,这不明摆着宰冤大头吗?

    她是不是还要感谢方艳茹好歹没有点那些老妈贵的惊人的自酿酒?

    “对了,听说你们老板娘酿的酒好像挺出名,也给我们来……来个六人份吧!”

    方艳茹想了想,这菜单都被点光了,倒也没什么可以再往上加的了,示意服务员可以下单做菜便满意地停下了口。

    金秀珠努力抑制住自己嘲讽地想勾起的嘴角。

    得。

    齐活了。

    陈文天有点紧张,虽说还没有到见家长的那步,但听朋友说过,见女友的舍友、好闺蜜其实也就是见家长的热身赛了,要是这场子表现不好,那么没准也就拜拜了。

    桌上那杯白水早就被不停口渴的他一口闷掉,看来看去他终于鼓起勇气站了起来。

    他掩饰着此刻的无措,佯装镇定:“大家好,我是陈文天,之前也都了解过,我是秀珠的男朋友,已经毕业了,和秀珠也恋爱挺久了,现在才和大家打招呼,实在不好意思……谢谢大家照顾秀珠了!”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有多少纠结,连措辞都不会了。

    金秀珠看着站起的男友,她是知道他在生人面前的怕生的,此刻为了自己,像个主人一样招呼大家,对他而言并不容易。

    方艳茹笑容冷冷,却又转为自以为温柔的笑脸:“哎呀今天难得见到学长,我们可想了解一下学长了!”

    真素素、黄晓萍一时也不愿秀珠的场子冷掉,纷纷应和,倒是一时显得热热闹闹。

    没等聊一会,服务员便拿着一道接着一道的菜铺满了餐桌,鉴于中餐的特性,为了避免放不下的菜色变凉放不上的菜尚放在后厨。

    菜一上,满堂香气,刚刚还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却,倒也不是懒得说话。

    只是美食当前,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凉拌河豚皮是鲜为人知的菜色,被切成细丝的绿色配菜、少许红椒丝和被处理清楚的河豚皮简单地摆在摆盘之间,不知是如何调味,放入口中即使是刚刚气上头后的愤怒都消弭无踪,只想感受唇齿之间又脆又嫩的口感。

    卤水拼盘是老板娘选好的三味拼,切丝的猪耳、片好的猪舌加上肉筋比例刚好的牛肉片及中间的那一点不多的调料,只是吃拼盘都仿若能狂吃三大碗白饭!

    沸腾虾上桌的时候还发着声音,劈里啪啦之下是被去掉虾线的九节虾,大小刚好,不会过大、也不小,扑鼻而来的香辣让人口水直流。

    ……

    一道接着一道,就连一人一小杯的佐餐酒也忍不住一口闷掉。

    本以为过多的分量却在美味中不忍舍弃,一口一口往肚子里放下活生生撑了个肚圆。

    好吃!

    美食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陈文天凝视着方艳茹的眼神很是显眼,就连他身边的女友和一路无言的徐立斌都不禁狐疑地看着两人。

    方艳茹觉得有点害羞,还好此刻吃的那些热腾腾的菜色,让她涨红的脸不太明显。

    是他发现了自己比金秀珠好太多了吗?

    是自己吃饭时如大家闺秀的端正坐姿让他心动了吗?

    陈文天真挚地发出了感谢光波:“方学妹,你今天晚上选了个太太好的餐馆了!”话痨属性被触发的他念叨了起来:“平时和秀秀聚餐都是在学校附近吃吃学生街,她可挑剔了,不怎么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可是今天这个餐馆她吃得太满足了,我想学妹你如果以后还有类似的好吃餐馆可以推荐给我吗?我到时候带秀秀去吃!”

    他又思考了下:“如果学妹你想到了想要的餐馆……你可以!发email给我!”

    计划通陈文天万分满意。

    发自内心的话音刚落,他发现竟然完美的达成了同仁们的告诫。

    秀恩爱达成!保持距离达成!有话就说爽快达成!

    美滋滋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句惊天动地的email话音刚落后一屋子人面面相觑然后不自觉对视笑出声的样子。

    当然更别指望只盯着女朋友的他发现对面的方艳茹握在碗上的手差点硬生生地把指甲折断。

    原本还打算给学长留一个好印象的方艳茹现在心里燃起了小火苗。

    一定是学长被金秀珠迷了眼。

    她得先把学长的脑子搞清醒!

    恋爱使人盲目!

    毕竟以她对孙金花的了解程度,对方是绝对不会因为大伯的过世突生什么悔改之心的。

    毕竟在自己来这之前,原身可是因为孙金花不肯拿钱出来让她看病生生失去了一条命。

    可如果她的想法没错,那现在眼前这一幕又是为何呢?

    自个那个甚至不配被称上一句奶奶的人,现在跪在简单摆设的灵堂中间哭得厉害,如果说虚情假意,那也未免太过卖力了吧??

    从那日她听闻大伯离世的消息匆匆回家开始,孙金花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动不动就大呼儿子的名字,死去活来的模样让林情差点以为孙金花被什么天外来客魂穿或是重生了,可经过几次明里暗里的试探,才发觉大概是自己想多。

    毕竟她想,大概不会有个穿越而来的人听到她假装无意的说苹果真好玩就被跳着脚追问去哪里偷的苹果,怎么不给她吧……还好她装着人小不懂事糊弄了过去。

    对于孙金花而言,这几天简直是不顺到了顶点,打落牙齿和血吞是什么意思她总算明白了!

    就是说的她这样的!

    想到她那不识相的死鬼丈夫居然还在昨夜问她,怎么突然换了个性子,莫不是良心发现她就气得想跳脚!

    可这一口气明明都冲到了脑门还得憋回去。

    谁让她这大媳妇死了个丈夫突然转性了!原来那些喏喏模样全都没了,还在外人面前假惺惺,好像孝顺得不行,让她都快呕死了。

    可她现在哪敢继续整这个儿媳妇,她早就摸清楚底细,要是被人举报上去,小儿子肯定要吃瓜落!只得忍一忍,等之后再好好收拾她!

    这边孙金花自有自己的小算盘,那边的单静秋也早有准备。

    她看着跪趴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好婆婆”,心里的想法绕了一圈又一圈。

    许是来自于未来的世界,她对这个年代的可怖了解远远不够,当看到原身留下的一双儿女时,她几乎是出离奋斗了。

    林雄和林玉瘦的面黄肌瘦,手和脚几乎是一样的纤细,常年干活的手已经满是粗茧,常年暴晒之下的皮肤几乎如同黑炭,即使要试图说服自己这年头的孩子都这样,但看到孙金花自个白白胖胖,还有她那自称十里八乡一枝花的宝贝女儿杏花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她便无法说服自己忍耐。

    经历了上个世界的她,已经越发能代入这个母亲的角色,尤其是有了原身的记忆,她深深地知道这一家子除了又蠢又善良,从未做过半丁点儿错事。

    她实在是不明白,孙金花对自己亲生的儿女怎么能仅仅因为一句迷信就搞成这样呢?

    原本想着直接把这双儿女带走的她在反复斟酌了原身的记忆之后惊愕的发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全靠上工工分,想出个远门还得介绍信,她想带着儿女说走就走?可真是想得太美。

    不仅是这个,和林雄、林玉近距离接触的几天,面对着他们的单静秋心下很是焦灼。

    这两个在她眼里恍如她上辈子孙儿大小的孩子心中已然种植下了根。

    林雄虽然是男孩,但也许是受着父亲的影响,分外的老实巴交,对于零星半点欲望都不敢说出,单静秋昨日打了碗鸡蛋水给他时,他甚至会忧心的问是不是从奶奶那偷的,拍得难以下咽。

    而林玉呢?则不同,她自小便对这些不公的待遇满是不满,对自己从不反抗的父母也产生了怨怼。

    单静秋不会因此生孩子的气,毕竟哪怕是在她心里,也已经无数次为原身的包子性格气得扶额。

    更别提这对从孩提时便开始备受磋磨的孩子了。

    打定了要在这继续过日子的单静秋已经细细地研究了系统商城里随着她积分剩余扩展开的列表,精挑细选了在她承受范围内的最优能力。

    把同自己跪在一起的林雄、林玉小小的没有骨头的手抓在手心,责任感充斥在心中,眼睛轻轻眯着看着前面装模作样的孙金花心里暗笑,不知道她受得住别人的磋磨吗。

    虽说在大同村里那些个封建习俗根子还在,但最近几年公社天天抓人去开会,让大队长李强早就敲锣打鼓地声明了不可大办丧仪,更别说林建国非喜丧的死法在传统说法里也不是什么吉利事。

    再说了,现在家家户户都困难,连早些年再苦都要摆出来招待亲朋的咸饭都未曾准备。

    礼金什么的也早就免了,能带几个鸡蛋上门都得登记造册等之后别人家的丧礼还礼回去。

    少出一天工就得少一天工分,这对大同村的人家来说也是个问题。

    所以林建国的丧事便也这么随着棺木入土彻底画上句号。

    可在林家,这一切却远远尚未终结。

    最近几天的伙食都按着单静秋的要求平均分配,上辈子做大厨的经验让她对只要拿勺子这么一笔画,哪怕是一根菜苗都能给你均分清楚,真正做到了平均主义。

    几日来,原本被饿得面黄肌瘦的单静秋一家、林建军一家均是以肉眼可看的速度圆润了起来。

    只有孙金花和林耀西、林杏花三个人顿顿摆着张黑脸。

    常年在这家享受着特权主义的三人现在一平均便满心不耐,丝毫不觉得自己之前享受的那些有何不对。

    忍无可忍的孙金花几乎快被逼得受不了,自家的女儿和丈夫成天不了解自己,天天问自己为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